• <rp id="diaob"></rp>
    1. <li id="diaob"><tr id="diaob"><cite id="diaob"></cite></tr></li>
      <li id="diaob"><acronym id="diaob"></acronym></li>
    2. <dd id="diaob"></dd>

        <button id="diaob"><object id="diaob"></object></button>
        <em id="diaob"><acronym id="diaob"><input id="diaob"></input></acronym></em><tbody id="diaob"><pre id="diaob"></pre></tbody>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四渡赤水出奇兵

        2021-02-05 10:04 | 作者:

        如今的婁山關郁郁蔥蔥,充滿生命力。(遵義市委宣傳部供圖)

        中國工農紅軍四渡赤水河示意圖。(習水縣委宣傳部供圖)

        1935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貴州召開了遵義會議,確立了毛澤東在中共中央和紅軍的領導地位。

        在面臨40萬國民黨大軍圍追堵截的危急關頭,毛澤東指揮千軍萬馬四渡赤水,最終跳出敵軍的重重包圍,實現了渡江北上、進軍川西北的戰略意圖。隆冬時節,記者再走赤水河畔,感受奇兵魅力。

        一渡赤水 擺脫被動

        近日,記者一行從貴陽驅車295公里,來到猿猴場(今元厚鎮)。義務講解員肖義伍說:“紅軍在元厚期間,帶領窮人斗地主、分鹽分糧,元厚人民為紅軍籌糧,救護傷病員,流傳著許多感人故事。”

        1935年1月19日,中央縱隊和中央紅軍總部撤出遵義城,向北進發,準備經川南渡過長江,北上與紅四方面軍會合,在川西北建立根據地。

        27日,中央紅軍各部陸續到達黔北土城地區。中午,擔負中央縱隊后衛任務的紅五軍團與尾隨中央紅軍的川軍王牌郭勛祺部交上了火。28日下午,川敵向紅五軍團陣地發起輪番進攻。

        在前沿指揮作戰的毛澤東得到情報,敵軍不是原來估計的4個團,而是6個團。他緊急召集政治局主要領導開會,提出紅軍必須立即停止戰斗,撤出戰場。中央紅軍除留下少數部隊繼續阻擊川軍外,其余各路縱隊迅速輕裝,從土城渡過赤水河西進,以打亂敵人尾隨計劃,變被動為主動。

        二渡赤水 遵義大捷

        中央紅軍渡過赤水河,分左右兩路,進入川南古藺、敘永縣境,準備從宜賓上游渡過長江北進。

        1935年2月1日,紅一軍團二師奉命向敘永縣城發起攻擊。4日,在敘永縣城久攻不下和川軍增援部隊不斷到達的情況下,毛澤東和中革軍委作出新決定:放棄在敘永一帶北進的計劃,向云南東北部轉移。

        7日,毛澤東命令各部迅速脫離川敵,向川滇邊的扎西(今威信)地區集中,改在川滇黔三省交界的地區機動作戰。9日,中央縱隊和中央紅軍總部抵達扎西縣城。

        蔣介石見紅軍于扎西集結,想在此予以消滅,除令中央軍追擊以外,又命令滇軍與川軍側擊。

        中央軍委避開強敵,選擇弱敵,命令紅軍出其不意,離開扎西,揮師東進,乘黔北空虛之際再占遵義。

        19日,紅軍在太平渡、二郎灘渡口二渡赤水河,全部進入貴州,返回黔北地區。蔣介石企圖在滇東北地區“一鼓蕩平”中央紅軍的計劃成為泡影。

        24日晚,到達桐梓的毛澤東與周恩來、朱德、劉伯承等人開會,商討攻打婁山關的計劃。25日,彭德懷指揮紅三軍團全部4個團以強行軍速度向婁山關疾進。26日下午,紅三軍團比黔敵早幾分鐘占領了婁山關。27日,敵殘余部隊逃往遵義城。

        27日下午,紅軍直逼遵義城,黃昏時控制新城。又經一夜激戰,于28日凌晨占領了遵義。

        三渡赤水 引敵西進

        在探訪中,記者來到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這里分布著紅軍四渡赤水紀念塔、茅臺渡口紀念碑、紅軍鐵索橋等。解說員黃俏介紹說:“紅軍雖然取得二渡赤水的勝利,但還沒從根本上跳出國民黨軍隊圍追堵截的圈子,局勢仍十分嚴峻。”

        蔣介石密切注視著紅軍動向。他認為紅軍已成流寇,行動反復無常,是在垂死掙扎。他周密策劃了“圍剿”紅軍新的部署。毛澤東洞察了蔣介石的圖謀,將計就計,故意在遵義地區徘徊,引誘國民黨中央軍出動。

        1935年3月14日,紅軍主力移師仁懷縣東南20多公里的魯班場,進攻據守在那里的中央軍周渾元縱隊。戰斗中敵十三師4個團由三元洞急速增援,一下子改變了戰場形勢。毛澤東沉著果斷,立即決定退出戰斗,指揮部隊于當晚撤離了魯班場地區,并在敵人的援軍之間快速穿插,直接攻向茅臺鎮。3月16日,紅軍幾乎一槍未發就拿下了茅臺鎮。17日,紅軍主力全部渡過赤水河。

        紅軍三渡赤水與以往兩渡赤水迥然不同。前兩次是在盡可能秘密的情況下悄悄進行的,而三渡赤水是毛澤東指揮的一次絕妙的全軍大佯動,紅軍一改常態,在白天大張旗鼓地渡河。

        四渡赤水 跳出重圍

        渡過赤水河后,毛澤東命令部隊停止前進,只令紅一軍團派出一個團偽裝成紅軍主力的樣子,從古藺向西而行,沿途拉開距離、展開紅旗、散發傳單,故意作出要北渡長江的姿態,迷惑敵人。

        而蔣介石以為紅軍又要北渡長江,急調重兵增強長江防線。實際上紅軍主力則突然揮師東進,于21日晚一夜之間,從太平渡、二郎灘等渡口四渡赤水河。然后調頭南下,穿插行進在數十萬敵軍的縫隙之中。3月底,紅軍從梯子巖等渡口南渡烏江。中央軍委命令紅九軍團在仁懷馬鬃嶺鉗制敵人,掩護主力部隊通過遵義、仁懷大道,威逼貴陽。

        這時,正在貴陽督戰的蔣介石身邊只有不足一個師的兵力,急調滇軍“保駕”貴陽。滇軍東調,云南空虛,紅軍急行軍連克惠水、長順等縣城,渡過北盤江,于4月底佯攻昆明。5月3日至11日,在皎平渡渡口,利用7只木船,花了9天9夜,順利渡過金沙江,完全跳出國民黨蔣介石在云、貴、川邊40多萬重兵的圍追堵截,實現毛澤東“只要能將滇軍調出來就是勝利”的偉大戰略構想。

        中央紅軍從四渡赤水到巧渡金沙江,是紅軍戰史上以弱勝強,以少勝多,由被動變主動的運動戰光輝典范。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王新偉 農村金融時報記者 姬晨熠)

        (責任編輯:王炬鵬)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