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diaob"></rp>
    1. <li id="diaob"><tr id="diaob"><cite id="diaob"></cite></tr></li>
      <li id="diaob"><acronym id="diaob"></acronym></li>
    2. <dd id="diaob"></dd>

        <button id="diaob"><object id="diaob"></object></button>
        <em id="diaob"><acronym id="diaob"><input id="diaob"></input></acronym></em><tbody id="diaob"><pre id="diaob"></pre></tbody>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兜住教育公平的底線

        2021-02-05 10:21 | 作者:

        教育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根本之策。作為“兩不愁三保障”的底線任務和標志性指標,實現義務教育有保障,決定著脫貧攻堅的成效和全面小康的成色。

        控輟保學 一個都不能少

        2020年6月份,教育部等十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進一步加強控輟保學工作 健全義務教育有保障長效機制的若干意見》,強調堅持精準施策,聚焦重點地區、重點人群、重點環節,要確保除身體原因不具備學習條件外,貧困家庭義務教育階段適齡兒童少年不失學輟學,確保2020年全國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95%,持續常態化開展控輟保學工作,形成義務教育有保障長效機制。意見要求掛牌督戰重點地區,以52個未摘帽縣為主戰場,以“三區三州”為決戰地,以控輟保學為主攻點,從政策、資金、項目上給予傾斜支持。

        在貴州、四川、廣西、甘肅等地,“政府一條線、教育系統一條線”的雙線多級包保責任制帶動縣長、局長、鄉長、村干部、校長、家長參與控輟保學行動;云南探索出“四查三比對”“宣傳教育、責令整改、行政處罰、強制執行或提起訴訟”依法控輟四步法等一系列方法,解決輟學學生勸返難問題;湖南建立控輟保學工作抽查制度,開展實地督查……

        在云南省怒江州貢山縣,獨龍族孩子們樂享14年免費教育,他們沿著新修的公路一批批走出大山,讀高中、念大學。

        為解除貧困家庭孩子求學后顧之憂,各地持續健全完善資助幫扶機制,為控輟保學托底。海南在全省范圍內調劑使用國家資助名額,貧困市縣多安排、農村學校多安排、貧困學生多的學校多安排;江西擴大義務教育生活補助范圍,生活補助重點保障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學生、非建檔立卡的家庭經濟困難殘疾學生、農村低保家庭學生、農村特困救助供養學生等四類家庭經濟困難學生以及城鎮貧困家庭學生……

        截至2019年底,我國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到94.8%,比2015年提高了1.8個百分點;截至2020年11月30日,全國義務教育階段輟學學生由臺賬建立之初的約60萬人降至831人,其中20萬建檔立卡輟學學生已經實現動態清零。

        確保上得了 更要上得好

        失學輟學孩子重返校園后,如何讓他們喜歡學習、留在學校,是防止新增輟學和二次輟學發生亟待解決的問題。

        建設安全健康、條件齊備的學習場所,鄉村小規模學校和鄉鎮寄宿制學校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教育脫貧攻堅戰的最后堡壘。為此,教育部每年投入300億元,改善義務教育薄弱環節,提升義務教育能力,加強鄉村小規模學校和鄉鎮寄宿制學校建設,增強農村學校吸引力,嚴格鄉村小規模學校撤并程序,防止因上學遠導致輟學。

        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介紹,“十三五”時期,農村學校辦學條件大幅改善。以中西部、農村地區學校為重點,大力推進學校標準化建設,加快縮小城鄉、區域教育差距。有效推動實現城鄉統一的義務教育學校建設標準、教師編制標準、生均公用經費基準定額和基本裝備配置標準。

        運用互聯網,免費為農村學校提供優質學習資源;加強教師隊伍建設,提高農村教育質量;加強心理輔導和真情關愛,建立師生結對幫扶制度;加強普職教育融合,幫助就業意愿較強的學生掌握一定的職業技能……一項項措施,把準了教育扶貧的痛點,讓教育真正成為斬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有力抓手。

        截至2019年底,全國30.9萬所義務教育學校(含教學點)辦學條件達到基本要求,占義務教育學??倲档?9.8%;全國95.3%的縣通過了縣域義務教育基本均衡國家督導評估驗收。

        推進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

        提升薄弱學校教育質量,重視師資力量是關鍵一環。在云南普洱,很多縣城教師爭相調往農村。這背后有兩個杠桿:差別化生活補助和職稱傾斜。

        鄉村教師的成長之路打通了,必然吸引更多優秀人才投身偏遠地區的教育事業。2019年4月份,教育部啟動實施中西部鄉村中小學首席教師崗位計劃,在安徽、河南、陜西、甘肅四省先行試點,引導優秀教師扎根鄉村學校。

        鄉村師資力量解決了,城里的義務教育大班額也在持續消除。“截至2019年底,全國義務教育大班額、超大班額比例分別降至3.98%和0.24%,比2015年分別下降10.1個百分點和4.8個百分點,提前一年完成基本消除義務教育大班額的目標任務。”呂玉剛說。

        在促進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發展上,集團化辦學可圈可點。截至2019年2月,上海已建設學區、集團190個,覆蓋70%以上的義務教育學校,基本形成學區化集團化辦學格局。放眼全國,集團化辦學在推進區域、城鄉及學校之間的教育公平上持續發力,逐漸成為創新義務教育發展機制的重要措施。

        “互聯網+教育”也在積極推進新型教學模式變革,拓展了課堂教學空間,促進了優質教學資源共享。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教育部迅速開通了國家中小學網絡云平臺和中國教育電視臺“空中課堂”,開發了一大批專題教育資源,已覆蓋中小學各個年級和各個學科,滿足了1.8億中小學生的居家學習需求,網絡瀏覽次數累計達到24.27億。(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李 丹)

        (責任編輯:王炬鵬)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