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diaob"></rp>
    1. <li id="diaob"><tr id="diaob"><cite id="diaob"></cite></tr></li>
      <li id="diaob"><acronym id="diaob"></acronym></li>
    2. <dd id="diaob"></dd>

        <button id="diaob"><object id="diaob"></object></button>
        <em id="diaob"><acronym id="diaob"><input id="diaob"></input></acronym></em><tbody id="diaob"><pre id="diaob"></pre></tbody>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滴滴市值跌了一半,法律監管下的數據生意該怎么做

        2021-09-27 13:46 | 作者: 劉哲銘,李薇

        6ebf2c9eb094ed3652af9bf469fcb6a2

        從個人到產業,法律監管之下,數據合規流動、合法交易,一種全新的生產要素納入法治軌道。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李薇

        頭圖來源|視覺中國

        2021年6月30日,滴滴出行掛牌紐交所,14美元的發行價在開盤后一度飆漲28.6%,開盤市值逼近800億美元。但變局隨之而來。

        7月2日,網信中國發布《網絡安全審查辦公室關于對“滴滴出行”啟動網絡安全審查的公告》。公告稱,因數據安全問題,網絡安全審查辦公室對滴滴出行實施網絡安全審查。審查期間,滴滴出行停止新用戶注冊。此后,滴滴股價一路下跌,截至北京時間9月25日,其市值為394.30億美元,較最高位時已跌去近半。

        與此同時,坊間傳聞頻出,包括“滴滴私有化”、“滴滴將數據權讓渡第三方、引入大股東以及退市”等等。2021年9月20日,更有外媒報道稱滴滴聯合創始人、總裁柳青計劃離任。對于這些消息,滴滴均予以否認。但種種猜測背后,無疑凸顯了數據跨境的敏感性。

        “國家有許多涉及數據安全的法律。滴滴赴美上市只是數據跨境流動的一種。很多公司都涉及數據跨境。”奇安信董事長齊向東近期在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表示,“在國家按照相關數據方面的法律進行審查時,你要能自證清白,把賬本攤開,證明跨境行為沒有違反國家數據跨境法律。”

        實際上,不止滴滴,運滿滿、貨車幫和BOSS直聘也均因“涉及國家數據安全風險”,相繼被國家網信辦實施網絡安全審查。

        更加明確的信號是2021年9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數據安全法》(以下簡稱《數據安全法》)的正式施行。

        這部經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九次會議通過并正式發布的法律,在關于數據跨境問題上明確表示:關鍵信息基礎設施的運營者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運營中收集和產生的重要數據的出境安全管理,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的規定;其他數據處理者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運營中收集和產生的重要數據的出境安全管理辦法,由國家網信部門會同國務院有關部門制定。

        知識產權律師游云庭認為,因為互聯網發展太快,數據跨境傳輸的法律一直跟不上,所以很多問題都有點模糊。這次《數據安全法》的出臺是數據出境立法的一個進步。

        而對跨境數據明確治理規范,只是《數據安全法》的作用之一,其更大的意義在于對數字經濟發展的保障。

        齊向東表示:“以前有人守著‘金山銀山’但沒法變現,因為沒有數據安全相關法律法規的保障?,F在,數據可以流動了?!稊祿踩ā窐酥局鴶祿洕鸷?,有了《數據安全法》做保障,數字經濟發展的速度加快了。”

        在數字化建設不斷推進之際,數據早已被視為重要生產要素。

        2020年4月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對外公布,作為中央第一份關于要素市場化配置的文件,數據作為一種新型生產要素被寫入文件中,與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等傳統要素并列為要素之一?!兑庖姟访鞔_,加快培育數據要素市場,推進政府數據開放共享、提升社會數據資源價值、加強數據資源整合和安全保護。

        但以往,數據應用總避免不了一大難題:如何在推動數據作為生產要素不斷創新的同時,保護用戶隱私,保障國家安全?《數據安全法》或許是尋找答案的起點。

        走出互聯網

        數據“封神”,它的魅力早已在互聯網中得以驗證。

        2016年8月,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初次感受到了數據和推薦算法的魔力,今日頭條用戶數超過5.5億,在4年時間里創下新的增長紀錄。他曾介紹今日頭條的機制:當用戶綁定微博登錄后的5秒鐘之內,系統會為用戶建立起一個DNA興趣圖譜。

        披著視頻外衣,這一核心思想再度被驗證,抖音也不斷創造活躍用戶紀錄。曾有字節跳動的員工表示,字節跳動在底層基礎設施上實現了打通,用戶數據不僅提供給今日頭條,還可以給其他產品用。

        同樣,在阿里巴巴長期強調的提升用戶粘性中,精準畫像也成為發掘需求的第一步。而早在2015年,時任阿里巴巴集團CEO張勇在對外演講中就曾表示,阿里巴巴從來沒有將自己定位為一家電商公司,而是一個數據平臺。

        互聯網企業已經享受第一波數據紅利,那是一個充滿草莽英雄的時代。年齡、性別、收入、職業……在各個平臺背后,每個用戶被貼上不同的標簽,用有限的維度將不同的個體化為具有“商業價值”的畫像,一切特征及行為都將或者已經被數據化。

        “精準的用戶畫像,如果用好了,可以改變對用戶的服務,滿足用戶需求。但現在,絕大多數用戶畫像其實沒有用于改善對用戶的服務,而是為了在一個用戶上獲取更多的價值和訂單,為了獲取更多的轉化率。”齊向東認為在消費互聯網中,對數據的價值發掘十分有限。

        《數據安全法》出臺后,互聯網將迎來新變化。

        齊向東舉例分析:“未經用戶許可,一些數據不能挪作他用,法律明確要求不能把在A業務上產生的數據,用于B業務的推廣,更別提把數據賣給其他的公司。以前這種行為沒有法律約束,現在這些都有嚴格規定。11月1日后,《個人信息保護法》和《數據安全法》聯動起來,產生的影響會更大。比如會降低電商平臺的效率,讓電商平臺的獲利從暴利轉向正常盈利的水平。”

        數據安全或將重新界定互聯網公司的游戲規則。一個側面的例子是,2018年5月,歐盟正式實施《通用數據保護條例》(GDPR)以來,已經開具了多家互聯網公司的天價罰單,包括谷歌、微軟、Facebook、亞馬遜。

        “現在是數據交易的初級階段,大家都盯著隱私數據,未來,隱私數據交易是價值最小的,因為它只能掙單條信息的錢。”在齊向東看來,目前互聯網中存在的問題也是數據應用的階段性問題,“數據還有什么價值,還有哪些形態我們不清楚,因為數字經濟時代剛剛開始,但正是因為處在這個時候,我們必須規范整個數據的交易。如果是數據交易規范不好,最后整個數字經濟會與災害同行。

        數據及技術的紅利開始從互聯網遷移至物聯網,這場“造富運動”剛剛啟動。

        華為昇騰計算業務總裁許映童曾對《中國企業家》表示,互聯網企業有技術,有場景,有數據,而傳統有優勢的工業制造并沒有真正地享受到這些紅利。

        “有的行業勞動生產力效率可提升空間特別大,這些行業可能現在不夠先進,但是通過技術能夠提得很先進。我們要選擇的是未來會變得很美好的行業,增量空間足夠大。”前阿里云機器智能首席科學家閔萬里相信,“從互聯網走出,將有更大的場景和更大的機會。”

        流動的“礦藏”

        工廠里,第四次產業革命形態初顯,ERP系統實現了生產流程管理精細化,工業機器人、工業物聯網等技術實現生產過程的自動化和數字化,降低生產成本;醫藥領域,西安交通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利用盤古藥物分子大模型設計出全新的廣譜抗菌藥物,先導藥研發周期從數年縮短到1個月。這些應用已經初具工業物聯網“理想中的樣子”。

        “互聯網時代數據解決的是流程問題或者銷售問題,提升銷售效率。在數字經濟時代,數據解決的是生產力的問題,它是有價值的資源,提高了生產效率。”齊向東認為,數據在消費互聯網和工業物聯網之間的作用已大相徑庭。

        近年來,數字經濟增加值規模由2005年的2.6萬億元增加至2019年的35.8萬億元,區間復合增速20.6%。與此同時,數字經濟增加值占GDP的比重逐年提升,由2005年的14.2%提升至2019年的36.2%,占比較2018年提升1.4個百分點。

        盡管如此,齊向東認為數據未來究竟會帶來什么作用,依舊是個未知數。但他不贊成用互聯網思維來思考目前數據的應用,甚至覺得“互聯網思維是落后思維”。

        這句尖銳的判斷背后暗藏的邏輯在于:不能以過去的眼光和思維方式來看待物聯網時代的數據應用,要告別互聯網思維,回歸價值創造。“用數字化來提升效率,不是以坑害消費者為代價的,是自身效率的提升。”齊向東說道。

        不只有企業本身,對試圖在其中掘金的服務者,思維轉變依舊重要。

        閔萬里表達了類似的觀點:“思維遠遠超出了某一項技術,而是一種方法論和模式的問題。技術人創業也好,跨界的行業產業也好,最重要的是轉換思維。”眾多行業里,基本技術往往差別不大,對行業的理解以及思維轉變構成了新的競爭力。

        雖然對數據未來的應用暫無定論,但確定的是,數據共享才能創造更大的價值。

        “數據作為新型生產要素,只有流動、分享、加工處理才能創造價值。目前,數據的治理規則正在探索中,要對數據實行分類治理,界定數據公開共享的范疇,哪些是公共數據,哪些是商業化的,哪些是要保密的不能隨意公開。如政府的數據公開,也要分清哪些應對社會公開,哪些要授權查詢等。”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創新發展研究部研究員呂薇曾在接受采訪時表示。

        共享與規?;瘮祿瘟烁蟮南胂罂臻g。齊向東表示:“數據經濟的價值不止一條數據支撐,而是一組規模數據。比如,一個公司有各種各樣的道路軸承重量的數據,如果一個新公司也想研制,通過直接購買這些數據就能生產出來像‘老炮’生產的軸承,縮短了研發時間,節約了收集數據的時間成本。”

        風口的平方

        “未來,單純從to C的角度來說,老百姓的數據安全已經不成立了,這是個偽命題,你個人已經無法保護你的數據安全問題。”齊向東語出驚人,“因為用戶面臨的數據安全問題都和某一個具體公司有關,比如用了滴滴打車,出行數據就在滴滴,用了淘寶購物,購物數據就在淘寶。”

        用戶的隱私保護落在了公司肩上,而公司需要受到約束與監管。“所以我們國家的法律強制要求,這些公司要在網絡安全上投資,如果用戶數據丟失,不管什么原因,都要依法處罰,法人要承擔責任。”齊向東說道。

        7月12日,工信部在官網發布《網絡安全產業高質量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21-2023年)(征求意見稿)》,其中提出,2023年,電信等重點行業網絡安全投入占信息化投入比例達10%。這個比例對于大多數公司來說,都尚有一段距離,目前這個數字在1%~3%之間。

        不僅如此,數據未來的應用帶來了規范的緊迫性。2021年11月1日起正式實施的《個人信息保護法》,在第四十五條中首次規定了數據可攜帶權,增強了個人對個人數據轉移與再利用行為的控制,同時在立法精神上強調“保障個人信息依法有序自由流動,促進個人信息合法利用”。這意味,在能夠切實保障數據安全的前提下,未來將會轉向推動數據的交易、流轉。

        安全行業首當其沖,享受著數據合規帶來的機遇,企業不斷加大投入。

        在奇安信的最新財報中,公司凈利潤為-92,505.74萬元,虧損較上年同期增加30.40%。其解釋稱,公司持續虧損的主要原因是選擇了高研發投入且人員快速擴張的發展模式,為建設研發平臺、布局“新賽道”產品、提升攻防競爭力。2021年上半年,奇安信營業總收入14.56億元,同期研發投入7.7億元,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的比重達50%。

        國泰君安證券研報表示,數據流動貫穿信息化和業務系統的各層面、各環節,這對行業上下游的廠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數據安全法》將推動數據安全需求的釋放,未來安全領域廠商將聚焦數據安全新賽道、新業態。

        與數據安全相關的產業隨之興起,例如隱私計算。據KPMG《隱私計算行業研究報告》預測,隱私計算國內市場規模將快速發展,3年后技術服務營收有望觸達100億~200億元人民幣的空間,甚至撬動千億級的數據平臺運營收入空間。

        2019年,齊向東就在互聯網大會上高呼網絡安全迎來了風口的平方。“為什么說這么極端的話,就是很多人不信,說風口不信,那我就說風口的風口?,F在,數據安全行業的風口真的來了。”

         

        WechatIMG3

         

        值班編輯:馬吉英  審校:張格格  制作:崔允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