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diaob"></rp>
    1. <li id="diaob"><tr id="diaob"><cite id="diaob"></cite></tr></li>
      <li id="diaob"><acronym id="diaob"></acronym></li>
    2. <dd id="diaob"></dd>

        <button id="diaob"><object id="diaob"></object></button>
        <em id="diaob"><acronym id="diaob"><input id="diaob"></input></acronym></em><tbody id="diaob"><pre id="diaob"></pre></tbody>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掘金北交所|封面故事

        2021-09-29 14:06 | 作者: 米娜,周春林,王超

        f7c1b3953ed771d57f50f954e57920b7

        北交所“橫空出世”,有望成為中國版的納斯達克。最具指向性的一步已經邁出,接下來,需要更多參與者帶著決心和勇氣上路。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米娜

        編輯|周春林

        封面設計|王超

        9月2日,北京證券交易所(下稱“北交所”)正式官宣落定,許松山發了條朋友圈:“熱烈祝賀北交所成立!”

        身為北京諾思蘭德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幾個月前他還在關注科創板的上市動向。但北交所“橫空出世”,諾思蘭德隨即成為北交所首批上市企業。

        很快,多家銀行主動找上門,紛紛表示可以給公司5000萬元到1億元的授信額度,什么時候需要用就什么時候放款。許松山深有感觸:這是在北交所成立之前企業從未有過的待遇。作為一家處于研發階段的中小企業,“從來都是我們求著銀行,這是第一次銀行主動找上門來”。

        被北交所改變命運的,遠不止諾思蘭德這樣貼有“專精特新”標簽的新三板掛牌企業。它們迎來破冰的,也并非只有銀行的貸款市場。此前低迷的新三板,突然成為資本熱捧的交易場,殼資源價格暴漲,“三四天里飆升了300萬元”。一些原本準備離席的公司迅疾撤回了摘牌申請,部分已經摘牌的公司則重新開啟了掛牌進程,還有的公司甚至從主板市場調轉船頭過來。

        這無疑是新三板自2013年擴容以來動作最大的一次變革。北交所的誕生,不僅意味著中國內地資本市場自此形成上海、深圳、北京三大證券交易所并舉、南北貫穿的格局,更重大的意義在于:它有望真正成為支持中小企業創新發展的資本平臺。

        自1990年上交所成立后,中國的資本市場經歷了31年的風雨,如今也到了一個關鍵歷史節點。這就是:中國需要多層次的資本市場,交易所需要差異化發展,無論是共同富裕還是科技創新,都需要新的抓手。

        放眼海外,針對創新型中小企業成立的美國納斯達克,已成為全球創新企業的上市之地,而紐交所、納斯達克與美國證券交易所,三大交易所的差異化發展也帶來了美國證券市場持續繁榮。

        早年間,創業板和科創板都曾被市場寄予希望——成為中國版的納斯達克,但最終因門檻過高、缺乏靈活性和包容性而未能實現夢想。

        作為中國第三個全國性證券交易所,北交所定位服務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將與滬深交易所、區域性股權市場(四板)實現錯位發展與互聯互通,進一步推進中國資本市場向多層次、包容性方向發展。

        毋庸諱言,市場對北交所的擔憂和觀望依然存在,各項配套制度和措施還需要完善,距離它成為真正的納斯達克也還需要時間。但最具指向性的一步已經邁出,接下來,需要更多參與者帶著決心和勇氣上路。

        db684bce48ef0b3ad82d17b95e820cda

        制表:肖麗

        踩中風口的幸運兒

        在很多人看來,諾思蘭德無疑屬于幸運兒,踏準了兩次新三板的風口。

        諾思蘭德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專業從事基因治療藥物、重組蛋白質藥物及眼科藥物研發的創新型制藥企業。學醫出身的許松山思維嚴謹,說話不急不慢,諾思蘭德發展也屬于穩健型,至今只有100多名員工,其中包括研發人員40余人。由于原創新藥研發周期長,資金投入很大,堅守創新藥研發17年,公司有過幾次資金鏈瀕臨斷裂的危機時刻。

        2006年,在6名創始人投入的原始資金用完后,公司將3項技術向國外轉讓,獲得了初步發展資金。“第一個技術轉讓項目的受讓方是一家韓國企業,我們獲得了1600萬元的技術轉讓費。”許松山對《中國企業家》表示。

        但后續的研發資金怎么來?那時的風投市場,認為創新原研藥的風險過高,不敢投。2006年,恰逢“中關村代辦股份轉讓報價系統”(又稱“新三板”)剛剛成立,許松山決心帶領公司申請新三板掛牌,尋求資本市場發展之路。

        2008年,在主辦券商齊魯證券(現中泰證券)的幫助下,諾思蘭德成功實施股改。2009年2月,公司在新三板掛牌,成為新三板前50家的試點企業之一。“從2009年掛牌新三板至今,我們先后實施了三次定增、一次非公開發行和一次向合格投資者公開發行,共募集資金總額4.596億元。新三板確實幫我們解決了部分資金的需求。”許松山表示。

        許松山也曾找銀行貸過款。但由于臨床試驗的研發性投入資金量大,且失敗風險高,銀行普遍不愿意放貸。“后來在中關村管委會的幫助下,中關村科技擔保公司為我們提供了擔保,同時,在將我個人資產全部質押進行反擔保后,公司拿到了3000萬元的貸款。在交完2.5個點的擔保費后,折算下來融資成本不低。”

        即便如此,能通過擔保拿到銀行貸款,對處于研發階段的中小企業而言已是非常難得了,因為這樣下來,融資成本僅在年化利率7%~10%之間;而通過其他渠道即便拿到貸款,利率也可能在年化18%甚至更高。

        2018年至2020年,諾思蘭德每年的研發投入都保持在3000萬元左右,2021年上半年研發投入近2000萬元。作為一家純研發、無產品銷售階段的企業,許松山透露,公司能堅持發展,政府給予的支持也非常重要。諾思蘭德先后承擔的政府科技項目達60余項,其中有8個“國家重大新藥創制”項目,累計獲得各級政府科研經費支持8000余萬元,為企業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資金支持。

        e866ed699e81c6b13e5265d883156ed9

        北京諾思蘭德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許松山。來源:被訪者

        許松山曾計劃赴港上市。2018年,香港交易所推出上市新規,向眾多虧損的生物科技領域企業打開了資本市場的大門。2019年年初,諾思蘭德在香港進行了路演和港股上市前期籌備。“但由于市場環境不穩定,我們暫停了上市進程。意想不到的是,到了10月,新三板就推出了精選層。”

        許松山發現,相比去香港上市,新三板精選層的上市費用較低,包括督導費在內一年不到100萬元。而在香港發行的費用很高,各種中介費用一年得花1000萬元左右。并且精選層4套標準的設計,也參考了港交所及科創板未盈利科技企業上市發行的做法,更符合公司現階段的需求。“我們果斷放棄了香港上市計劃,選擇上精選層。經過半年多準備,2020年11月24日,公司正式晉級新三板精選層,公開募集資金凈額2.3億元,為公司新藥研發及產業化基地建設提供了資金保障。”

        到了今年9月2日,北交所成立了,新三板精選層66家企業全部平移到北交所,成為北交所首批上市公司,其中就包括諾思蘭德。

        “去科創板上市,我們暫時還不符合條件,但北交所給了我們機會。”許松山滿懷欣喜地表示。

        新三板熱潮涌動

        與諾思蘭德的境遇各有不同,在北交所正式面世之前,很多在新三板掛牌的中小企業,都面臨著股權流動性差、直接融資難等問題。

        自2013年擴容后的新三板,到了2017年底,掛牌企業數量達到11630家。但到了2018年至2019年,新三板陷入了低谷期,不斷有企業選擇摘牌退市。特別是2019年,科創板隆重登場,讓很多在新三板投資多年的人感到失落:新三板會不會像B股一樣,被市場逐漸遺忘了?

        6f779e7d21cfcb9949cee492e215370d

        制表:肖麗

        根據公開數據,2019年底,新三板掛牌企業數量下降到8953家。到今年9月7日,只剩下7292家掛牌企業(不含兩網及退市股票),比4年前減少了37.3%。

        究其原因,北京科創企業投融資聯盟秘書長李浩對《中國企業家》表示:“首先是沒有預期,信心很重要。”其次是當時的新三板市場缺乏流動性。“上萬家掛牌企業,一天的總交易額可能也就一兩個億。主板上一只股票的成交量,可能相當于整個新三板市場的成交量。最后,當時很多企業一開始是沖著政府補貼來新三板掛牌的。“這些企業把市場弄亂了,導致一些企業選擇摘牌。”李浩感嘆道。

        這種局面,在北交所成立后出現了新的變化。

        “北交所成立后,太多企業找過來咨詢,企業對北交所的熱情很足。”崔彥軍是新三板企業南北天地的董秘,同時也是“董秘一家人”的創始人以及四家新三板企業的獨董,這段時間他忙于各地宣講,聲音已經嘶啞。國慶節前,西安金融局還組織了一些中小企業,請專業人士過去講解北交所,崔彥軍也在被邀請之列。

        市場也有了新的預期。9月2日官宣之后,新三板成交量驟增。9月6日,新三板當日成交額達56.67億元,刷新了2015年4月7日創下的52.29億元日成交額紀錄。9月3日至13日,新三板公司漲幅100%以上個股達161只。“我們發行的第三只投向新三板的私募基金,只用了十天就接近募集完畢。”崔彥軍說。

        f61c1f8edb4bf06e9d39b188273858c3

        南北天地董秘、“董秘一家人”創始人崔彥軍。來源:被訪者

        與此同時,新三板的殼也水漲船高。

        “平時很少人發言的新三板群開始活躍起來,最近有人在里面不斷求購新三板的殼。”一位新三板掛牌企業的董秘告訴《中國企業家》,“5天前,新三板基礎層凈殼賣500萬元,這幾天漲到了800萬元左右。”

        但一位投行資深人士表示,之前新三板基礎層凈殼價也就在200萬元左右,如今頂多漲個100萬元才比較合理。

        企業買新三板的殼,大多是為了節省排隊時間。根據規定,申請上北交所,需要是滿足連續掛牌滿12個月的創新層公司。對于買殼的行為,中信建投證券投行委董事總經理李旭東不太贊同,他表示:“買殼不如自己掛,掛牌需要的時間很短,成本也不高。”據了解,企業申請去新三板掛牌的成本一般在200萬元左右。

        當然,除了節省時間,很多企業買殼是出于別的考慮。“有幾類企業:一是房地產,二是礦產,三是大宗貿易等,這些行業在滬深交易所都屬于窗口指導的負面清單行業,但企業又缺錢,就需要買殼開拓新的融資渠道。”李浩表示。

        不僅如此,有的企業買殼是為了避稅。多年從事新三板研究的現實元素公司CEO劉子沐透露,上新三板要將企業前三年的財務狀況進行審查,“很多企業因為之前財務不規范,可能需要補繳數百萬的稅款,而直接申請掛牌只需200萬元。”

        企業開始“殺回馬槍”

        北交所帶來的政策紅利正不斷發酵,新三板掛牌企業的融資速度也在加快。

        9月15日,新三板公司倍施特(873100)發布公告稱,預計通過定增募資不超過1.5億元資金,新增投資者浙江阿里旅行投資有限公司包攬了全部定增份額。

        9月22日,博濤文化(832013)發布公告稱,獲得中青旅(600138.SH)2019.51萬元的投資,認購價格為12.68元/股。

        從事疫苗研發的新三板創新層企業康樂衛士(833575),也在近期完成了超10億元Pre-IPO輪融資。

        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前幾年新三板低迷時期,康樂衛士曾遭遇了融資難的困境。在2017年,康樂衛士的控股股東天狼星控股集團曾向北京信邦典當有限公司東城分公司質押1000萬股,只是為了替康樂衛士的2500萬元融資作擔保。但隨著新冠疫情的暴發,康樂衛士逐漸被資本發掘。如今公司會登陸北交所的預期不斷加強,康樂衛士的融資規模一舉超過了10億元。

        “很多原本打算去科創板排隊的,還有好幾家在新三板摘牌了的企業,都想重回新三板。”崔彥軍說。

        劉子沐表示,為尊重中小企業的經營特點,就上市門檻而言,北交所不僅比滬深交易所低,甚至低于香港交易所主板。比如,在上市條件上,凈利潤這項,北交所要求“最近兩年凈利潤均不低于1500萬元”或“最近一年凈利潤不低于2500萬元”,科創板和創業板都要求最近兩年凈利潤累計不低于5000萬元;而新修改后的港交所主板,要求最近一個財年的盈利不低于3500萬港元。

        根據國家工商總局的統計,截至2017年7月底,我國小微企業數已達7328.1萬戶。其中,個體工商戶5000.3萬戶;企業2327.8萬戶,占企業總數的82.5%。

        “兩千多萬戶小微企業里,符合北交所凈利潤要求的企業不少。而新三板基礎層和創新層企業中,有724家上年凈利潤大于3000萬元。”崔彥軍預計,從明年開始,申請上新三板的企業會大增,兩三年后會很擁擠,新三板掛牌企業重上萬家會很容易。“從9月份開始準備,中介機構盡調1~2個月,完成股改最快還需三個月,還要準備好今年的年報審計。最起碼也要到明年四五月份,才能正式遞交申報新三板的材料,但現在券商已經忙不過來了,正在招兵買馬。”

        現在申請上北交所的都是新三板上存量的創新層企業。崔彥軍預計,北交所明年的上市企業數量會大增,“一年內可能會增加到兩三百家上市公司”。

        另外,在申請上市的材料上,由于新三板掛牌企業已是公眾公司,所以北交所IPO的申請文件數量比滬深交易所各板塊減少了一半以上。據統計,北交所IPO申請文件只有29項,相對創業板IPO減少了行業定位、納稅及原始財務報表相關財務資料等32項內容。

        除此之外,排隊時間也是很多企業考慮的因素。截至今年7月27日,創業板排隊公司數量達321家。截至今年6月30日,科創板在排隊中的新增受理企業達114家。“現在過去申請、審核排隊到上市至少需要一年半到兩年。”崔彥軍表示。

        據《21世紀經濟報道》統計,北交所橫空出世后,截至9月18日,已有超過20家新三板掛牌公司撤回了摘牌申請或否決了董事會從新三板摘牌的議案,另有部分已摘牌公司再次重啟了新三板掛牌進程。

        819e01a14758c5382cb5f8ac0d6619ae

        制表:肖麗

        對于轉戰北交所,有些企業也抱著其他想法。“每年三四千萬凈利潤的企業,去創業板上市你根本叫不上號。但到了北交所,你就是好學生,在機構投資者眼中,也能看得見你。”一位新三板公司的高管表示。

        專精特新“小巨人”受寵

        “北交所對中小企業是天大的利好。”劉子沐這樣感嘆道。這是因為,北交所不僅讓企業多了一條上市渠道,它帶來的預期也拉動了新三板眾多小微企業的交易活躍度,這些板塊的總市值也跟著水漲船高。

        崔彥軍被問最多的三個問題是:第一,新三板適不適合我們企業上?第二,要多少時間才能上北交所?第三,上市后的融資和估值情況怎么樣?

        事實上,新三板的基礎層和創新層具有包容性,并沒有對行業有太多限制。但北交所定位于服務專精特新企業,崔彥軍認為,“北交所適合企業規模偏小但成長性好的創新型企業,特別是未來行業景氣度比較高、普遍看好的企業。”

        2019年至2021年,工信部公布了三批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名單,共計4762家,其中在新三板掛牌的有369家,滬深上市公司有292家,合計661家,占總數的13.88%,還有數千家“小巨人”尚未上市。

        事實上,全國各地的“小巨人”們也在行動中。

        9月17日,北交所專家為首批100家北京市海淀區企業就上市政策進行解讀,希望更多專精特新企業在北交所上市。在工信部建議支持的兩批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海淀區有58家,占全市107家的54.2%。

        “專精特新就是創新型中小企業,現在很多投資人最關心的是,這些專精特新企業的質量到底怎么樣?”劉子沐表示。

        2021年7月30日,中央政治局會議強調“發展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工信部將出臺相關配套培育政策,以降低“小巨人”們的創新成本。

        據了解,目前企業想申報的專精特新的評審主要分為:專精特新培育企業、專精特新省市級、專精特新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而省市級的專精特新企業,申報通過相對容易一些。“現在企業特別熱衷申報專精特新,有些特別傳統的行業如物流、貨物貿易甚至園林設計企業都在咨詢。這其實要看它的創新性和技術含量,比如工藝先進、技術專有、質量精良、獨特配方等。”崔彥軍表示。

        據統計,工信部發布的國家級4762家“小巨人”中,約九成以上的“小巨人”企業集中在四基領域,即核心基礎零部件、元器件,關鍵基礎材料,先進基礎工藝和產業技術基礎。

        諾思蘭德是北京市認定的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公司目前正在進行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的申報準備工作。

        9月8日,工信部中小企業發展促進中心副主任羅俊章表示,計劃在3至5年內培育1萬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培育10萬家省級的專精特新中小企業,通過中小企業“雙創”帶動孵化100萬家創新型中小企業。

        “專精特新企業預計很快就上萬家了。未來可能屬于專精特新的企業,對北交所來說,就是一個加分項,但不是必選項。”崔彥軍表示。

        堅守者終獲回報

        “新三板”全稱叫“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成立的初衷是希望為全國的中小企業服務。

        8a256116807aacced8472f6518c840c8

        攝影:史小兵

        2001年4月,證監會正式啟動主板退市機制后,當年6月,中國證券業協會主辦設立了代辦股份轉讓系統,之后,滬深證券交易所市場的退市公司被納入到代辦股份轉讓系統。

        2006年1月,在代辦股份轉讓系統基礎上,監管層又正式啟動中關村科技園區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報價轉讓系統,進行股份報價轉讓試點,就是俗稱的“新三板”。

        到了2013年1月16日,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正式揭牌運營。

        2014年1月,新三板舉辦全國企業集體掛牌儀式。之后從2014年到2016年,是新三板的大擴容大發展時期。

        但隨著市場的發展,監管部門意識到,中小微企業之間存在巨大的差異,配套政策難以同步。“企業良莠不齊,2018年后市場陷入了低迷,流動性差,企業覺得對自己的監管很嚴,但提供的服務有限,融資也得不到支持,很多公司就選擇摘牌或者轉板去申請IPO。”劉子沐表示。

        “新三板不是沒有好企業,但好企業更愿意轉去滬深兩市,整個A股的企業將近20%是來自于新三板,新三板成了名副其實的預備板。李浩表示。

        a81bb13d5268306180ce9a68cff1ea58

        北京科創企業投融資聯盟秘書長李浩。來源:被訪者

        于是,在多層次資本市場中,新三板便處于承上啟下的樞紐環節,成了眾多企業的中轉站。

        據全國股轉公司統計,2013年以來,有500余家公司從各區域性股權市場(四板)轉入新三板,有194家新三板掛牌公司通過IPO進入滬深交易所上市。

        根據安信證券研究報告,截至2021年7月14日,302家科創板企業中來自新三板的共81家,總體占比27%。

        2015年到2017年,新三板快速發展,很多券商參與這個市場,為新三板企業服務。但后來由于改革進度遲緩,市場流動性和融資功能減弱,很多掛牌公司選擇IPO或摘牌。

        2018年以后,大量券商的新三板業務被合并或關閉,甚至連企業的持續督導業務,很多都轉移給中小券商。“新三板的非券商體系服務機構,也基本都關了”,李浩表示,做市商都成了稀缺資源。

        而中信建投證券是國內極少數堅持下來做新三板業務的頭部券商。服務新三板十多年,中信建投證券采取了靈活的應對策略。

        2019年,科創板開板,很多新三板企業轉向科創板,“科創板推出后,我們便推薦科創企業到科創板上市。這得益于公司新三板組織架構設計的優勢,中信建投將新三板部門設在投資銀行部,滬深交易所和新三板的業務,我們都能做。”李旭東表示。

        3f3c731fe16a5ce051edeb5e0a7b9646

        制表:肖麗

        多年的堅持給中信建投帶來了豐厚的回報。2019年,在科創板首批上市企業里,中信建投證券保薦上市家數位居券商第一名,其中西部超導、鉑力特、新光光電等半數項目源自新三板團隊的培育。

        2020年新三板推出精選層后,精選層首批32家企業里,中信建投保薦了7家,保薦企業數量依然是券商中最多的。

        “長期堅守新三板,長線布局優質科技公司。雖然新三板發展過程有低迷,但總體上我們是受益的。相比主板投行業務,新三板業務創收較低,但公司對新三板非常支持,這已成為我們投行戰略的重要部分。”李旭東表示。

        流動性期待好轉

        9月17日,北交所宣布個人投資者準入的資金門檻從擁有證券資產100萬元降到50萬元。

        消息出來后,新三板成交量驟升。崔彥軍表示,降門檻后的第一個交易日,“精選層的換手率達到2.41%,科創板的換手率是2.17%”。在此之前,精選層的換手率僅為0.3%左右。

        “從2006年開板,截至2020年4月,新三板在14年內的累積開戶數約為25萬戶。”李浩算了筆賬,“25萬戶中,上市公司高管和員工占了一部分,實際投資人可能不會超過10萬戶。”

        所以,他認為投資門檻是制約新三板發展的第一要素:沒有足夠的投資者,沒有交易就沒有流動性,“25萬戶與滬深主板的1.8億戶相比,整個市場的活躍度和流動性自然不會高”。

        但劉子沐認為降門檻并非催發流動性的最關鍵因素。“北交所成立的消息一出,門檻沒有變化,新三板的交易量也大漲。從邏輯上來講,更重要的是掛牌企業的質量到底好不好。”

        對此觀點,李旭東也贊同。他認為不能指望市場上所有的公司都有流動性,分化是必然的。

        門檻降到50萬元后,李浩認為,滿足北交所要求的個人投資者規??赡芙?00萬戶。而目前精選層的開戶數量已有170多萬戶,預計開市時可能達到300萬戶。

        而科創板的合格投資者資金門檻同為50萬元。據開源證券總裁助理兼研究所所長孫金鉅透露,從2019年6月開板至今年9月,科創板累計開戶數達到了789萬戶。

        科創板以機構投資者為主,50萬的門檻也決定了北交所未來也會是個機構市。但要形成一個以機構投資者為主的市場,不是一蹴而就的,也會有一個過程。

        最近有些私募基金也在觀察,降門檻后,到底能給北交所帶來多大的交易量。據了解,目前北交所進來投資的資金只有公募基金的一小部分,社?;?、保險公司等機構尚未直接入場。

        “最大的擔憂還是流動性,因為北交所主要是中小企業,對于社?;鸬却蟮臋C構投資者來說,沒有能承載這么大體量資金規模的股票。小微企業的股票發行規模不會特別大,又是按需融資,每次的融資規??赡軙容^小。”劉子沐表示,而且大資金投資中小企業,調研和投資成本很高。

        不過他也認同這會是一個逐步發展的過程。隨著北交所上市企業的數量越來越多,“可供挑選的頭部企業多,交易活躍起來,日成交額過億的企業逐漸增多,公募基金就會考慮常態化參與投資”。

        事實上,多年來新三板一直在努力吸引投資。2020年精選層推出后,證監會曾多次強調精選層就是公開市場,跟滬深交易所對等,希望公募基金去投。由于當時公募基金要投新三板,必須要先召開持有人大會投票表決。但召開大會的成本很高,所以監管層發文,可以直接修改基金合同,豁免了召開持有人大會的流程。

        即便如此,很多基金在修改了基金合同后,投資態度仍偏謹慎。據劉子沐觀察,只有少數公募基金如富國基金、南方基金、招商基金、華夏基金和匯添富基金投了新三板,投的大多是類似貝特瑞這種交易活躍度高、市場認可度高的新三板公司。

        c604273f0614a055dc9aef0b0173c6d3

        現實元素公司CEO、新三板子沐研究工作室創始人劉子沐。來源:被訪者

        國內公募基金發布的2021年半年報顯示,截至2021年6月末,公募基金持有的新三板個股18只,合計持股總量為4032.79萬股,持股總市值為7.5億元,而國內的公募基金市場規模高達23萬億元,投向新三板的公募基金可謂九牛一毛。

        “首批可投資新三板精選層的5只基金,都有‘雙5’規定,投資上限也不得超過基金總規模的20%。”劉子沐認為,這只是表態型投資,投資的金額太少,不足以支撐新三板公司的估值和定價。

        9月6日,工銀瑞信基金、博時基金、招商基金、華夏基金、嘉實基金、萬家基金、中信建投基金等多家基金公司陸續發布公告表示,將積極參與投資北交所的上市企業。

        如今,公募基金等機構投資者投資北交所已不存在法規和技術上的障礙,市場的流動性也出現了明顯好轉。

        “進入北交所,意味著成為真正的上市公司。機構投資者入場之前,需要一些券商的研究部門進行投研覆蓋?,F在精選層和北交所上市企業還比較少,標志性和影響力的項目不多。如果券商研究資源傾斜過去,短期來看投入產出不合理,但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相信隨著北交所發展和優質上市公司增加,券商的研究覆蓋會逐漸跟上。”李旭東認為現在來看,北交所很快會起來,“再融資和并購重組的規則也在征求意見。作為一個新的交易所,基本的配套制度征求意見完畢后將陸續出臺。”

        現在已經有券商去基礎層和創新層挖掘服務對象和投資標的。“實際上我們一直在做。相比滬深交易所市場,新三板允許投行在提供保薦服務的同時進行直投。”李旭東表示。

        對標納斯達克

        之前市場預計,北交所可能會在11月份正式開市。但9月25日,北交所開展了第一次開市的全網測試后,市場的預期又往前提了提。

        與滬深交易所不同,新生的北交所采取的是公司制。北交所的唯一股東是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有限責任公司(又稱“全國股轉公司”),北交所也是我國第一家公司制運營的證券交易場所。

        公司制交易所與滬深交易所采取的會員制有何不同?

        “公司制交易所是以盈利為目標;會員制交易所是非營利性組織,直屬證監會管理。公司制也意味著未來北交所將建立董事會、股東大會,以求形成高效透明的治理架構;而滬深交易所的會員大會是最高權力機構,通過接納證券公司入會,組成一個自律性的會員制組織。”劉子沐表示,國外的交易所以公司制居多。

        “上交所的主板加科創板,以國有大中型企業為主加硬核科技組成,承擔國之長子的角色;深交所的主板,再加創業板,是國之棟梁;北交所主要是創新型中小企業,如果未來能加上國際板,對標納斯達克,這個板塊代表的是未來的希望。”李浩表示。

        中小企業是國民經濟的總支撐,是支撐我國就業率、財富再分配的重要節點。我國中小企業具有“五六七八九”的典型特征,即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和90%以上的企業數量,是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生力軍。但在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問題上,國內的銀行都覺得困難重重。

        北交所設立后,轉到北交所上市的66家精選層公司均已發布2021年半年度報告,營業收入總和達261.5億元,平均每家營收為3.96億元。截至2021年6月底,66家精選層企業資產總和為778億元,平均每家總資產為11.79億元。

        從大量數據可以看出,“新三板上絕大部分是中小微企業,北交所是中小企業的樂土。”李浩認為。

        9月26日,在2021年世界互聯網大會上,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伙人沈南鵬表示,建設一個為國內中小企業服務的證券交易所,本身就體現了中小企業在國家創新體系中的重要性。

        在沈南鵬看來,這將會為垂直領域領先企業、“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的上市提供重要的場所。“比如軟件類企業,當前還缺乏軟件類企業成規模掛牌的上市地,北交所可能會成為一個很好的承接平臺。”

        夢想如何照進現實

        從2013年至今,新三板摸著石頭過河,逐步改革,積累了大量中小企業資源。在此基礎上新成立的北交所,能否成為中國真正的“納斯達克”?

        6542e30d15af46323480470820a9112c

        新三板積累了大量中小企業資源,在此基礎上新成立的北交所,被寄予了中國版“納斯達克”的期望。來源:視覺中國

        劉子沐認為,北交所能構建起“大西洋壁壘”的關鍵在于:一、北交所與滬深交易所體現出真正的差異;二、存在能吸引創新型小企業的獨特優勢;三、管理上能體現出靈活性和包容性。

        事實上,在政策上,針對中小企業,北交所已經體現了一些自身優勢:為中小企業IPO提供直接定價、詢價、競價等多種定價方式;聚焦“更早、更小、更新”的創新型中小企業。

        一家新三板掛牌企業的董秘告訴《中國企業家》,有些公司寄希望在行業限制上能有所突破,比如滬深主板限制的類金融、游戲、地產等相關行業能否有機會上北交所。但崔彥軍表示,目前看“可能性不太大”。

        那么,除了專精特新,在上市公司層面,能否通過政策優惠措施,吸引其它的優質企業來北交所,實現差異化?

        比如,北交所未來是否可能接納一部分中概股回歸的企業,一定程度上承擔“國際板”的角色?未來十年,是否可以允許國外企業在中國上市?是否可允許蘋果、特斯拉的中國業務在北交所上市?

        對此,上述董秘表示,目前紅籌、VIE架構企業在北交所上市尚不確定,仍缺乏配套制度支撐。因此,國際板的落地仍需時日。

        市場上很多企業也在關心,北交所會不會開通上市的綠色通道?

        李旭東認為,北交所應致力于建立起一套兼具包容性和規范性的制度體系,既要堅持市場規則,又要適合中小企業的發展規律。要真正做到以信息披露為中心,把選擇權真正交給市場,通過優勝劣汰,將涌現出一批優秀科技上市公司。

        “據統計,納斯達克市場現有約3000家上市公司。而退市數量超過1萬家。”崔彥軍表示。

        事實上,北交所發布的上市規則中,也明確了主動退市與強制退市安排。強制退市分為交易類、財務類、規范類和重大違法類等四類情形,其中財務類強制退市考察期為2年,指標不交叉適用。

        一位投行高管認為,注冊制的精髓就是充分地披露信息,選擇權、定價權交給市場。資金進來后,公司優勝劣汰兩級分化,將不好的淘汰出去。做到這些,這個交易“池”里就會一直是“活水”。“千萬不要指望對每家企業做到必須嚴把關,甄別這家的技術是否先進、那家的創新是否有前景。進來的每家企業都能發展起來,神仙也做不到。”

        另外,中小企業的投資風險大,如何保護投資者的利益,也是北交所面臨的一項艱難的挑戰。

        “在新三板上我耗費了15年的時間,個人投資了幾千萬元,終于熬到了今天。”李浩感嘆逝去的青春年華,以及多年堅持投資的不易,“這一路,因為缺乏財富效應,見證了太多同行和朋友黯然離開了新三板。”

        15年的堅持,也讓李浩獲得了豐厚回報。北交所的到來,以及最近瘋漲的新三板市場,讓不少朋友找上門來,希望他推薦一些新三板和北交所上的企業進行投資。同時,不少地方政府也找上門來,邀請他去講課,他們希望通過新三板和北交所的平臺,實現當地民企或國企的資產證券化,盤活資產,降低負債率。

        “經過這輪上漲后,精選層的估值已不低了,要去挖掘創新層和基礎層上,還沒被發現或估值比較低的企業。”李浩表示。

        如今,北交所已經開發了利器系統,利用大數據對上市公司進行監管。該系統之前在新三板使用時,對存在財務異常、持續經營能力存疑的公司篩選率可達85%,監管人員使用后,可使年報審查時間縮短25%。

        9月23日,《中國企業家》就投資者保護、上市公司監管等系列問題聯系北交所,但截至發稿,未獲得回復。

        在新三板的生態圈中,無論是抱著情懷堅守十多年的投資人,還是不離不棄的券商和研究人員,抑或等待多年的企業家們,都對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北交所抱有極大期待。

        如果說誕生于1971年的納斯達克,四十年間促進了美國芯片行業、互聯網的迅速發展,那么,橫空出世的北交所,什么時候可以幫助中國的創新者們夢想照進現實?

        完整報道詳見2021年第十期《中國企業家》雜志,點擊下圖訂閱 ??

        WechatIMG7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張格格  制作:崔允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