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diaob"></rp>
    1. <li id="diaob"><tr id="diaob"><cite id="diaob"></cite></tr></li>
      <li id="diaob"><acronym id="diaob"></acronym></li>
    2. <dd id="diaob"></dd>

        <button id="diaob"><object id="diaob"></object></button>
        <em id="diaob"><acronym id="diaob"><input id="diaob"></input></acronym></em><tbody id="diaob"><pre id="diaob"></pre></tbody>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華夏幸福債務重組計劃出爐:不逃廢債!2192億元金融債務如何清償?

        2021-10-08 09:13 | 作者: 李艷艷,米娜

        723e5982daa98ec07f8cb7765dd274a7

        歷經“九死一生”后,華夏幸福出臺了一個粗略的償債方案,但債務究竟如何徹底化解,資產重組如何進行,仍沒有一個明確的時間表。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艷艷

        編輯|米娜

        頭圖來源|視覺中國

        公開承認“暴雷”近8個月后,華夏幸福的償債計劃終于出爐。

        9月30日,華夏幸福召開了金融機構債權人會議,并于會后公布最新償債方案。當日晚間發布的相關公告顯示,華夏幸福2192億元金融債務,將通過以下方式分批妥善安排清償:

        1、賣出優質資產回籠資金約750億元;2、出售資產帶走債務約500億元;3、優先類金融債務展期或清償約352億元;4、現金兌付約570億元;5、以持有型物業等約220億元資產設立信托受益權份額抵償;6、剩余約550億元金融債務由公司承接,展期、降息,通過后續經營發展逐步清償。

        換句話說,該方案相當于將產業新城等主要業務出售,將持有型物業通過信托等方式變現,剩下的債務慢慢還。同時,留下孔雀城住宅及部分產業新城業務,維持自身經營。

        “今天上午(9月30日)的債權人會議整體很順利,目前方案還需得到各債權方的認可,后續進展我們會發布公告。”華夏幸福官方人士對《中國企業家》解釋稱。

        “目前方案內容體現了各方最大的誠意,亦是利益相關方最好的選擇。”有業內人士評價稱。另有行業人士判定,本著“不逃廢債”的原則,華夏幸福的償債方案,對平安這類金額較大的債權人而言,相當于潛在風險已落地。不過,亦有行業人士對該方案的價值不予認同。

        “公告中披露的方案比較籠統,因為沒有新資本進入,目前也不存在重組,更像是在政府監管下出臺的一個資產清理方案。”匯生國際融資總裁黃立沖對《中國企業家》分析稱,“準確說,這是一個為達成復牌而向交易所提交的資產處理策略,目標主要是為了穩住市場、穩住債權人,爭取盡快復牌。”

        華夏幸福在公告中表示,債務重組計劃目前尚未經公司董事會審議,具體內容后續尚需與金融機構債權人委員會進一步溝通,并可能根據溝通情況進行調整,在取得相關決策機構的同意后方能最終確定,債務重組計劃涉及的相關事項尚存在不確定性。

        總體來看,在政府、監管層、債委會以及企業自身的共同努力下,華夏幸福的債務化解終于有了初步方案。接下來,金融債務如何徹底化解,資產重組如何進行,是否會有一個明確時間表,目前還未可知。不過,在多次債務逾期后,華夏幸福的控股結構已經發生了改變。

        9月9日,華夏幸福發布公告稱,其原第二大股東平安人壽及其一致行動人“被動”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鑒于華夏控股推薦和提名的董事占董事會成員多數,且平安出具《說明函》稱,其無意愿成為華夏幸福的控股股東或實際控制人。華夏幸福在公告中強調,華夏控股作為華夏幸福的控股股東、王文學作為實際控制人依然不變。

        公開信息顯示,目前,華夏控股是華夏幸福的控股股東,王文學仍是公司實際控制人。

        近年來,受宏觀環境和政策影響,此前高杠桿、高負債的房企經營壓力凸顯,資金鏈風險頻發。恒大集團、華夏幸福、泰禾集團、福晟集團、新力控股等房企接連陷入困境,甚至“暴雷”。同時,地產股整體表現持續低迷。9月29日,央行、銀保監會召開房地產金融工作座談會。會議強調金融機構要按照法治化、市場化原則,配合相關部門和地方政府,共同維護房地產市場的平穩健康發展。

        華夏幸福承諾:妥善清償,“不逃廢債”

        9月30日,華夏幸福金融機構債權人會議召開。

        華夏幸福稱,在國務院金融委辦公室、河北省省委政府的關心和指導下,在金融機構債權人的理解和支持下,根據公司實際情況研究制定了債務重組計劃,以“不逃廢債”為基本前提,通過“賣、帶、展、兌、抵、接”等六種方式,妥善安排清償華夏幸福2192億元金融債務。

        華夏幸福稱,將通過債務重組、持續運營,在地方財政、稅收、土地政策的支持下,逐步完善經營狀況,恢復“造血”能力,積極爭取修復資信,及早恢復融資能力,保障公司經營債務和公司在現金清償及信托受益權份額抵償后承接的金融債務的穩定清償。

        華夏幸福在公告中強調,對于變現能力強的資產,華夏幸福將積極尋找資金實力強、協同效應好的潛在投資者予以出售,回籠資金主要用于償付金融債務。

        值得注意的是,華夏幸福在公告中透露,對于此前由于企業經營困難,本債務重組計劃項下產生的金融債務,已發生未支付的利息豁免或利隨本清,如選擇利隨本清,則利率下調;已發生未支付的罰息、違約金、復利及其他違約責任予以豁免。

        有市場人士推算,華夏幸福2192億元規模的金融債務中,剔除“出售資產帶走”的約500億元債務和“優先類金融債務展期或清償”的約352億元債務(主要是銀行貸款),剩余的待化解債務為1340億元,目前方案中用于現金兌付的資金規模為570億元,首期現金清償率預計可達42.5%以上。

        不過,對于方案中提及的“剩余約550億元金融債務由公司承接,展期、降息,通過后續經營發展逐步清償”能否順利達成,有房企人士表示擔憂。“此次債務重組方案相當于對公司進行了‘拆分’,即便后續自身經營能夠回血,完全解決債務也需較長時間,且難度很大。”

        華夏幸福亦在公告中表示,此次公布的債務重組計劃能否取得批準,以及最終取得批準的時間,仍存在不確定性。

        “債權人的虧損是肯定的”

        王文學曾說,其本人已經掏了93億元填補華夏幸福的債務窟窿。公告顯示,截至2021年9月初,華夏幸福累計未能如期償還的債務本息合計878.99億元。

        作為華夏幸福的主要債權人之一,平安資管方面稱,其對整體化債方案表示支持。平安資管將積極配合政府工作,確保方案順利落地;希望企業始終堅守不逃廢債的原則底線,最大限度維護全體債權人的合法權益。

        此前,平安集團聯席CEO姚波曾在平安集團2021半年報發布會上表示,公司對華夏幸福的計提撥備已達風險敞口的60%以上。據了解,平安在華夏幸福的債務大多屬于市場公開債,在優先兌付的金融債務范圍內,如果對比該方案的首期現金償債率42.5%來看,平安集團已經超額撥備。

        華夏幸福的債務風險如何化解,事關債權人的切身利益和企業存續經營問題。此次正式公告發布前,業內頻繁傳出其債務重組信息,華夏幸福也多次發布公告和回應稱,正在與未能如期償還債務本息涉及的金融機構積極協調展期相關事宜,不過,真正的債務重組方案遲遲未見。

        “金融債權人的虧損是肯定的。”看過前述方案后,一位長期致力于企業破產重整的行業資深人士對《中國企業家》判斷。華夏幸福稱,可通過賣出資產回籠資產約750億元,但未說明將賣出多少賬目的資產價值。通過法院拍賣處置的資產一般為3折~5折,這意味著,公司需要拿出1500億~2500億元資產進行處理,才能滿足金融債權人收回本金不收利息的訴求。

        關于“出售資產帶走金融債務約500億元”的方案,前述人士稱,公司估計會通過以物抵債的方式來實現。因為這部分的金融債權人擁有抵押品,因此用抵押品通過法院調停,進行以物抵債,大概能收回本金的50%~70%,未來也不排除能拿到本金的原始值。

        “總體來看,前面這類債權人是比較幸運的。”該人士稱。至于“優先類的金融債務展期352億元”,該方案面向的是非物業進行抵押的部分,大約有10%~30%的平均回收率。“現金兌付570億元”的方案,估計債權人只能拿回10%~20%。至于“220億元用物業抵押品清償信托款”,估計能有60%~80%的回收率。剩下的由公司承接的550億元展期后債務,估計回收率只有5%~10%。

        “考慮到賣出資產、資產抵債等可能出現的資產貶值情況,公司股東原本的價值可能會進一步縮水。”另有行業投資人士分析稱。

        “這是未來穩住債權人的一個短期維穩方案,政府和監管層面的作用主要是維穩,確保房子不會變成爛尾樓。”黃立沖對《中國企業家》稱。據其估算,華夏幸福截至2020年底的總資產約為4887億元,債務比率達81%,按照正常的資產處理原則,估計能回收的不超1000億元。

          歷經“九死一生”,保留孔雀城業務

        在“股債雙殺”背景下,華夏幸福遭遇兌付風險。今年2月1日,華夏幸福首度公布了其債務逾期情況。2月2日,王文學在內部講話中坦言,公司出現了債務償付問題,新增融資又全面受阻,業務現金流根本無法覆蓋償付需求??勺⑷氲馁Y金,基本枯竭。

        王文學稱,公司當下的困境有外部沖擊的嚴重影響,但核心還是內部原因造成的。“第一是錯誤研判了環京的房地產形勢,投資過于集中;第二,新拓區域尚在培育中,效果不及預期;第三,前期擴張激進,管理不夠精細;第四,多輪疫情沖擊使經營困境雪上加霜。”

        華夏幸福的流動性危機始于兩年前。受宏觀經濟環境、房地產行業環境、信用環境疊加疫情影響,公司危機持續加劇,經營承壓。今年上半年,華夏幸福實現銷售額139.68億元,同比下降66.69%;營業收入210.68億元,同比下降43.63%;凈虧損94.8億元。

        華夏幸福如何自救,一直備受關注。“去年危機發生后,公司除了多措并舉、積極自救,同時也緊急向河北省委省政府、廊坊市委市政府求助,各級政府的領導小組和工作專班,與公司保持全天候、全方位對接溝通,直接指導風險化解工作。”王文學在2021年的內部新年講話中說。

        2月初,華夏幸福債委會組建會議暨第一次會議召開,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及各監管機構河北省分支機構、河北省政府、廊坊市政府相關領導、王文學及230多家金融機構代表均出席。債委會以“不逃廢債”為基本前提,力求穩妥化解華夏幸福債務風險。

        與此同時,華夏幸福還向融創中國、中國金茂、美的置業等房企出售了部分資產。此前備受矚目的南方總部,其負責的城市更新業務已在今年6月轉讓給了鵬瑞地產。

        9月30日的華夏幸福金融機構債權人會議現場,國務院金融委辦公室、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河北省與廊坊市相關領導,同金融機構債權人代表、專業機構代表及華夏幸福代表均有出席。此次會議的召開,標志著華夏幸福債務風險化解工作取得了重要階段性成果。

        歷經“九死一生”后,“抵御風險”或將寫入華夏幸福的長期發展備忘錄中。除了“償債”,更重要的是“造血”。據公告,此次“債務重組方案”若能順利通過,在經過資產及業務重組后,華夏幸福將保留孔雀城住宅、部分產業新城、物業管理及其他業務。

        其中,孔雀城住宅業務板塊,將多措并舉緩解資金壓力,通過成立專門的住宅開發和交付運作平臺,由“政債企”三方共同監督,提振去化速度和銷售價格,逐步恢復孔雀城板塊融資功能。而產業新城業務布局過于集中的問題將明顯改善,抵御區域政策和市場風險能力會顯著提高。

        另據上交所公告,華夏幸福股票將于2021年10月8日(星期五)開市起復牌。盤面上看,截至9月23日停牌當天,華夏幸福收報于4.01元,年內跌幅達69%,總市值為156.9億元。

         

        WechatIMG7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