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diaob"></rp>
    1. <li id="diaob"><tr id="diaob"><cite id="diaob"></cite></tr></li>
      <li id="diaob"><acronym id="diaob"></acronym></li>
    2. <dd id="diaob"></dd>

        <button id="diaob"><object id="diaob"></object></button>
        <em id="diaob"><acronym id="diaob"><input id="diaob"></input></acronym></em><tbody id="diaob"><pre id="diaob"></pre></tbody>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天堂”為何能藏富于民:讀懂了阿里最初的夢想,被丁磊稱為“最舒服的地方”,如今是網紅圣地

        2021-10-08 10:32 | 作者: 劉哲銘,李薇

        ebd35ca09b16dc69ae2233ca6869fe07

        因為阿里巴巴,杭州成為電商之都,吸引著更多產業鏈企業聚于此處。但其實,除了阿里巴巴,除了電商,除了直播網紅,這里還有娃哈哈、網易、??低?、大華股份等巨頭,以及大搜車、丁香園等獨角獸。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李薇

        頭圖來源|視覺中國

        如果把時間作為一幅展開的畫卷,現在可能并不是杭州最美的時刻。 

        走出蕭山機場,正在建設的T4航站樓略帶“壓迫感”地聳立眼前,裸露的鋼筋水泥與擁堵的空港大道在霧霾天氣里顯得有些賽博朋克。上車后,體驗更豐富??此埔慌善教沟牡缆房倳馔馄鸱?,高峰時期,細心一點,或許能在車里看街邊的螞蟻爬過。

         市區里,地鐵貫通計劃仍在進行,每過三公里,都會響起“突、突”的聲音,似乎有節奏,但堵車時,越聽心越亂。游人報著對蘇堤春曉、平湖秋月、斷橋殘雪的幻想而至,到達那一刻,但擁擠的景區興許會讓他們稍有失望。 

        但,這的確又是杭州最好的時刻。 

        這是一座藏富于民的城市。2020年,杭州全市生產總值(GDP)達16106億元,按可比價計算,比上年增長3.9%,增速分別高于全國、全省1.6和0.3個百分點。有報告統計,2020年浙江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62699元,連續20年在全國各省居第3位,是全國平均水平的1.5倍。2021年上半年,杭州城鎮人均可支配收入37492元,超越一線城市深圳,僅次于上海、北京,位居全國第三。

         杭州,因其美景,被稱為天堂;因其蓬勃的創業氛圍,被譽為中國硅谷;又因其迸發出的活力,被喻為年輕人的耶路撒冷。

         回頭看,對于杭州來說,1999年是一個特殊的年份。 

        那一年,馬云開啟第四次創業,他剛經歷了海博翻譯社、中國黃頁和國富通的挫敗,但卻收獲了陪他在湖畔花園度過日日夜夜的十八羅漢。從北京回到杭州,馬云帶領阿里巴巴從文一路176號起步,網商路699號接力,文一西路969號再創業,寫下一個驚心動魄的商業故事。 

        2019年9月7日,阿里巴巴二十周年,給杭州寫信說道:“謝謝你,杭州,讀懂我們最初的夢想。”時至今日,阿里巴巴每天都為杭州貢獻著上億稅收。更重要的是,杭州成為電商之都,吸引著更多企業聚于此處,聲勢浩大邁入直播電商的快手、抖音也毫不猶豫,選擇落地杭州。滾滾流動的財富又反哺給更多的企業,一座包容、充滿活力的城市已然成型。 

        車行過擁堵地,到達西湖終點時,人們終會發現美景依舊,梅塢春早、云棲竹徑宛若世外桃源,那些日夜兼程的施工不過是時代發展的小注腳;也終能有所體會千百年前詩里所說的: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杭州效應

        1997年6月,在廣州換了兩次工作后,丁磊決定在新興的互聯網行業自立門戶。他籌集了50萬元資金在廣州創辦了網易。1999年,丁磊深感南方網絡發展的局限,毅然決定“揮師北上”,將網易遷入北京,并于第二年將網易成功送上市。 

        不過,作為浙江人,2006年丁磊決定回到浙江,扎根杭州濱江,開啟他人生的第二幕。用他自己的話說:“我是浙江人,待在杭州最舒服。”那一年,丁磊35歲。此前,他已經成為中國大陸最年輕的首富。

         2006年3月,投資近3800萬美元建立的杭州新研發基地,這便是網易杭州研究院的前身。2008年,網易杭州研發中心破土動工,三年半之后,網易的互聯網產品及部分游戲產品正式扎根杭州。 

        丁磊曾這樣總結杭州的優勢:杭州地處長江三角洲南翼,是各類人才的聚集地,附近擁有眾多優秀的高等學府,有著極其豐富的人力資源;同時,杭州大力支持互聯網產業,為杭州創造出良好的投資環境,這一點更堅定了網易入駐杭州的信心。” 

        在杭州,看似遠離互聯網大部隊,網易“低調瘋長”,孵化出了網易嚴選、考拉海購、網易味央等爆款產品,企業市值突破了4000億港元。

        現在,來杭州淘金的,不只是像丁磊這樣的年輕企業家,還有不那么年輕的人,例如羅永浩。 

        2021年4月23日,從北京搬至杭州的“交個朋友”開啟了第一場直播。與干凜的北京不同,杭州的空氣中絲絲潮意,但羅永浩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氛圍,首場旗開得勝,成交總量(GMV)達2078萬元。

         直播中,羅永浩特地表示:“我們現在是在杭州,這座城市的空氣都是濕潤的。”實際上,“交個朋友”在濱江區,如果以西湖為中心,阿里巴巴西溪園區在其西北方向,濱江在其東南。據統計,高新區(濱江)直播生態鏈企業至少150 家以上,上下游產業鏈齊全,直播平臺頭部達人薇婭、雪梨等都在濱江。

         羅永浩做決策的速度很快。2020年4月1日,愚人節當天,羅永浩開啟第一場直播帶貨,不到一年,他從主播到創辦公司,又將“交個朋友”帶到杭州,簽約落戶濱江互聯網小鎮。

         人才聚集是羅永浩將公司遷址杭州的重要原因。羅永浩認為,直播帶貨其實就分為幾部分:一個是商務選品,一個是運營,一個是供應鏈,還有一個就是現場執行。“在這幾方面,杭州都有大量的人才,所以杭州是我們的首選。” 

        除了人才外,濱江區為來杭的機構開出誘人的扶持條件,包括最高100%房租補貼,一次性10萬元的資金扶持,每年最高100萬元的資金扶持等。不止濱江區,余杭區、臨平區等行政區也均推出具體直播電商扶持政策,吸引MCN機構和人才流入。  

        從人才到政策,直播電商的“杭州效應”正在全面形成。

        艾媒咨詢發布的報告顯示,2020年我國的MCN機構(網紅孵化機構)已經達到28000家,而根據浙江省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公布的數字,60%以上的MCN機構都聚集在杭州。“618”大促期間,杭州市直播電商交易規模達310.7億元。僅今年“618”期間,全省共有14萬名主播參與直播,其中杭州的主播人數為5萬多人。 

        楊天真在微博上感慨,杭州真是個神奇的地方,有各種風格的攝影棚。 

        浙江傳媒學院互聯網直播與網紅研究中心、中國(杭州)直播電商(網紅經濟)大數據研究中心主任李新祥教授曾表示,整個直播電商產業圍繞阿里巴巴這家全球頂級電商公司構建了一個“雄偉且自信”的產業心態,在杭州塑造了很好的電商創業氛圍;而杭州這座具有包容性的城市,讓行業創業圈相互交融,各自發展。 

        直播的熱潮或許掩蓋了外界對這座城市其他公司的關注。娃哈哈是杭州傳統實體企業的代表,網易、??低?、大華股份等科技公司也支撐著杭州的蓬勃發展,創業公司里,丁香園、大搜車、途虎養車等一批獨角獸極大地豐富了杭州的產業。 

        早在2014年下半年,借著阿里上市的余熱,涌現出新一批的阿里系創業者,將自家公司大本營放在了西溪園區向北3公里的夢想小鎮。那時,夢想小鎮成了杭州互聯網創業圈的新地標。 

        進退豁達

        2020年,杭州全面推動“全國數字經濟第一城”建設,直播只是杭州的一個剖面。但這個剖面在帶來翻涌的財富時,也帶來了問題。 

        在單價昂貴的江景大平層里住著網紅新貴們,他們將生活暴露在小紅書、抖音里,生活本身也成為一種獲取流量,帶來財富的方式。有人說,杭州絕對是最浮躁的城市之一。更有人說,全中國的網紅一半在杭州。 

        這里將消費主義體現得淋漓盡致。知乎上,在關于為什么離開杭州的相關問題下有個獲得5000多個贊同的答案說道:杭州這些年雖然經濟有了高速發展,特別是互聯網、電商、動漫行業很紅火,但是根子上,這依然是一個消費型城市。 

        它并不像想象中那樣美好,依舊要面臨車、房、戶口的問題。有位在杭州生活了17年的網友回答道:“在杭州,你的朋友、你的同學、你的同事,大家談論的永遠是房子,除了房子,在杭州你找不到真正值得你努力的東西。” 

        快速的發展與高質量的生活的確產生了沖突,正在建設的未來科技城便是其中一個例子。 

        未來科技城占地114平方公里,面積大約等于16000個足球場。從開工砌下第一塊磚到高樓林立,八年時間里,這個位于余杭區西部的產業園從荒蕪走向繁榮??焓謥砹?,字節跳動也與杭州余杭區在2019年初就簽訂了協議,在未來科技城落地杭州研發中心、中小客戶直營中心和創作空間等。 

        在這里,轉角就是個商場,跨過一條街又是一個商場。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幾乎全是年輕人,但周邊房價已經從幾千塊漲到三四萬。 

        這座城市有著它的光鮮,熱鬧,但也有它的困惑,浮躁。更獨特之處,或許正是復雜與矛盾讓杭州充滿自身的魅力。 

        岳飛被殺害于杭州風波亭,杭州人民痛恨奸臣秦檜,以極其“殘暴”的方式表達這種怨恨:點心師傅搓了個油條,象征著秦檜夫妻,扭在一起,丟進油鍋中壓烤,以解心中之恨,稱為名小吃“油炸燴兒”。 

        云棲竹徑里,陽光都穿不透竹林的密葉,風化作指揮家,波濤陣陣,響起天風海雨似的音樂,那是人間最鮮活的聲音。一年四季,綠色的層次可以幻化多樣,最幸運的時節,嫩綠,鮮綠,淺綠,深綠,黃綠,灰綠盡收眼底,那是人間最美的顏色。讓人感動的自然之聲、之景盡收此地,那一刻,商業文明演進帶來的問題未能形成絲毫紛擾。 

        杭州或許留下太多蘇軾的痕跡,進退豁達,單憑個人選擇。與靈隱寺一街之隔是法西安縵酒店那條開放的小街,靈隱寺在“誠心”,小街茶鋪在“靜心”。鬧靜之間,觀人,觀心,觀世間,觀自在。“西溪且留下”,但若不喜歡,便可瀟灑離開。 

        打卡商業網紅城市系列報道

        國慶長假,游遍祖國大好河山。那些耳熟能詳的旅游景區固然有瑰麗的風景,我們要向你推薦的“商業網紅城市”也別具風味,從另一個視角觀察那些你曾經熟知卻又有點陌生的城市。

        在新時代中國經濟版圖上,北有京津冀,東有長三角,南有粵港澳,西有成渝,長江經濟帶橫貫東西。在這些產業帶上,大大小小的城市就像璀璨的明星閃爍在其中。

        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四個一線城市,在全國政治、經濟等社會活動中處于重要地位并具有主導作用和輻射帶動能力,也是長久以來被認為最具創新力、最吸引企業和企業家的四大城市。不過,隨著新一線城市的創新力不斷增強,杭州、成都、武漢等城市崛起,成為商業網紅城市。

        創業機會不再集中于北上廣深,擁有多重政策鼓勵的新一線城市,逐漸成為創新新熱點。近幾年,各城市新成立公司數對比,北上廣深四個城市所占比例數有所下降,而杭州、成都、武漢、蘇州、西安等新一線城市則增長明顯,超級獨角獸的項目數、估值也十分可觀。

        這個國慶假期,讓我們打卡商業網紅城市,領略新一線城市的商業之美。

        值班編輯:馬吉英  審校:崔允琰  制作:陳睿雅

        WechatIMG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