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diaob"></rp>
    1. <li id="diaob"><tr id="diaob"><cite id="diaob"></cite></tr></li>
      <li id="diaob"><acronym id="diaob"></acronym></li>
    2. <dd id="diaob"></dd>

        <button id="diaob"><object id="diaob"></object></button>
        <em id="diaob"><acronym id="diaob"><input id="diaob"></input></acronym></em><tbody id="diaob"><pre id="diaob"></pre></tbody>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從失落的工業重鎮到時尚的“抖音之城”,這座古都靠什么擦亮創新的底色

        2021-10-08 11:25 | 作者: 于靜,周春林

        4a2c051b80d56b606a23c6b74d32de11

        西安是一座糅合了多種氣質的城市:既古老又時髦、既基礎又前沿、既沉穩又熱鬧、既厚重又輕靈。諸多氣質之中,“硬科技”無疑是西安希望濃墨重彩渲染的城市底色。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于靜

        編輯|周春林

        頭圖來源|視覺中國

        這個國慶假期,大唐不夜城、大雁塔音樂噴泉、鐘樓、永興坊、兵馬俑等西安的網紅景點,又成了眾多游客打卡必去的地方。

        這座古老的都城,從新中國成立后的工業重鎮,到經濟逐漸衰落,然后又抓住了能源領域的機遇,誕生了類似隆基股份、陜西煤業這樣的上市公司,崛起了一批硬科技企業,并且借助當下年輕人最喜歡的娛樂方式,成功把自己打造成了“抖音之城”。

        可以說,西安是一座糅合了多種氣質的城市:既古老又時髦、既基礎又前沿、既沉穩又熱鬧、既厚重又輕靈。

        西安的資源稟賦,其實是很多城市無法比擬的:十三朝古都的歷史底蘊,獨特重要的地理位置,扎實的重工業基礎,高校與科研院所密集、完整的產業鏈……在競逐東南沿海城市的過程中,你能明顯看出一條從被動到主動求變的運行軌跡。

        西安的發展,既要基于自身的內在條件,又要著眼于國家的戰略方向。它的未來,顯然有更大的想象空間。

        從半導體到新能源

        西安的工業基礎伴隨新中國發展起來。

        “一五”期間,作為全國八大重點建設城市之一,西安承接了蘇聯援建的156項重要工業項目中的17項,陜西重型機械廠、冶金機械廠等一批國有工業企業應運而生。

        “二五”期間,重工業成為西安主要發展方向,西安航空發動機制造公司和西安飛機制造公司等第二批蘇聯援建項目落戶此地。

        “三五”期間,中蘇交惡,為了應對國際形勢變化,國家采取了“三線建設”的發展戰略,經濟建設重點從東部地區轉移到西南、西北地區,西安周邊建設了一批機械、兵器、航空、化工、冶金等國防工程,城市經濟結構發生根本變化。

        1990年,河南許昌人李振國從蘭州大學半導體材料專業畢業后,分配到西安工作。商海耕耘數年,他和合作伙伴一起,打造出資本市場陜西板塊中市值最高的企業——隆基股份。

        李振國最初工作的華山半導體材料廠即741廠,也是“三線建設”建成的項目之一。上世紀60年代,西安與北京、上海同時發展半導體產業,在半導體泰斗黃敞的帶動下,李振國后來合作的771廠孕育了新中國第一塊集成電路。

        此后,西安憑借豐富的人力資源優勢和科研實力,成為國內半導體重鎮,吸引了英飛凌、美光、三星等國際巨頭以及華為、中興、紫光展銳等國內企業的入駐。

        近年來,陜西半導體產業快速發展,成為國內半導體版圖的重要一極。據2019年4月發布的《西安市光電芯片(集成電路)產業發展規劃(2018-2021年)》,至2021年,產值規模將突破1000億元。

        李振國剛剛創業時也是選擇了自己熟悉的通信半導體行業,但因為一次陰差陽錯的“錯誤決定”意外發現光伏行業的前途。

        那是在2003年,李振國一個人拍板,把兩個貨柜的多晶棒產品,賣給了一家烏克蘭公司,后來這批貨物因為一些技術原因遭到對方退貨。李振國的海外報關和運輸經驗不足,漂洋過海近一年后,輾轉運回國內。這批價值200萬美元的貨物幾乎是這家小公司的全部身家,產品賣不出去,眼看公司就要遭遇滅頂之災時,光伏行業釋放出的巨大需求,讓這批貨物重新煥發生機。

        2004年德國《可再生能源法》重新修訂,帶動全球光伏市場商業模式成熟,國內光伏企業也是從這時發展起來。在通信行業遇冷的半導體產品,搖身一變,成為國內光伏企業的原材料。

        這次“事故”為隆基注入了穩健的基因。“自信心爆棚”的李振國吸取教訓,邀請大學同學鐘寶申來到西安,搭建起國內企業少有的組織治理構架:創始人與實控人擔任總裁,董事長由鐘寶申擔任。權力讓渡的結果是,公司在剛剛嶄露頭角、跌宕起伏的光伏行業中,穩扎穩打,步步為營,少犯了許多錯誤。

        也是從這個小插曲中,西安長出了新能源的翅膀,鐘寶申與李振國放棄了隆基此前的半導體業務,進入光伏單晶硅領域,并在他們的帶動下,倒逼整個光伏行業從多晶硅路線向單晶硅路線的過渡,并進一步促成光伏行業“平價上網”時代的到來。

        西安之于隆基的意義是,光伏行業早期技術不成熟,依靠政府補貼生存,節省一分錢,就能在競爭中占據一分優勢,與當時尚德、漢能、協鑫等多數熱門光伏企業建在東部沿海地區不同,隆基立身的中西部城市西安,為降低成本增加了優勢。

        正如《中國企業家》曾報道:即將引領下一輪發展風騷的諸如消費類、新農業、新能源類企業,它們不是非得臨海而居不可,相反,扎根內陸腹地能讓它們更好地貼近客戶與上下游。

        隆基之于西安的意義則在于,在“碳達峰”與“碳中和”的大背景下,帶領西安傳統能源企業走向新生。

        陜西煤業是西安市緊隨隆基之后的第二大上市企業,公司以煤炭生產、銷售、運輸業務為主,煤炭資源儲量、年產規模、人員工效均在國內煤炭行業排名靠前,聚焦能源革命與科技革命大勢,公司在做強主業同時,利用資本運作平臺,在新能源、新材料等方向展開布局,為公司提升核心競爭力貢獻了力量。

        就是這樣一家以挖煤業務為主要營收的企業,憑借優秀的投資業績受到資本市場關注。從2017年開始,陜西煤業以30億元本金投資了隆基股份,在去年三季度以賺百億元業績退出。后來,這家公司還重倉了贛鋒鋰業,并在最近半年押中7倍牛股云天化。

        陜西煤業之所以成為股市“金手指”,在于建立了投資顧問模式,確定了以朱雀投資、和君投資與天風證券為代表的合作伙伴,三者均在新能源方向頗有研究。以陜西煤業為代表的產業資本,所具有的關注長期、關注行業本質的投資方式,也受到投資者青睞。

        從硬科技到時尚風

        與隆基、陜西煤業等大家相對熟悉的公司不同,西安還有許多不被公眾知曉的隱形冠軍企業,他們大多在航空航天、光電芯片、新材料新能源等西安優勢產業默默耕耘。不同于與消費者緊密接觸的互聯網行業,硬科技由于投入多、收益時間長等原因,不被大家關注,卻是推動生產力發展的關鍵。

        與代表互聯網產業的杭州、大數據產業的貴陽相比,西安缺少一張代表科技與創新實力的城市名片。2017年,以“全球硬科技創新大會”在西安召開為契機,西安市政府確定以做大做強硬科技品牌與產業鏈,打造“硬科技之都”的目標。

        “硬科技”的概念,2010年首先由中國科學院西安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米磊博士提出。從事科研轉化工作的他,覺得需要對原創技術長期培育,在與人合著的《“硬科技”創業的黃金時代》等文章中,多次表述這一觀點,后來被李克強總理理解為“比高科技還要高的技術”。

        為了推動“硬科技”的發展,西安先后出臺了《西安市發展硬科技產業十條措施》《西安市推進企業上市和并購重組“龍門行動”計劃(2018-2021年)》《西安市科技金融產業發展規劃(2019-2021年)》《西安市硬科技產業發展三年工作推進方案》等扶持政策。

        其中,促進資本與產業的對接,成為支持硬科技企業發展的先手之棋。2019年科創板開市后,西部超導、鉑力特成為西安首次登陸的兩家企業,截止到今年8月末,西安科創板企業達到5家,另外3家分別為瑞聯新材、凱立新材和康拓醫療,并且即將迎來第6家科創板上市公司炬光科技,9月23日,這家公司已經首發過會。此外,西安儲備的具有科創屬性的上市后備企業還有三百多家。

        這些企業大多聚焦在新材料、軍工、航空航天等領域,其中,西部超導在以上科創板企業中,以317億市值(2021年9月30日)居于榜首。

        西部超導由西北院和超導國際在2003年共同出資建立,這是一家從事高端鈦合金材料、超導產品及高性能高溫合金研發、生產和銷售的公司,也是我國目前唯一低溫超導線材商業化企業,公司主要收入來源高端鈦合金材料為我國新型戰機、運輸機的首飛和量產提供了核心材料。

        這也是一家在航天航空業基礎上成長起來的新材料企業。

        西安是國內唯一擁有航天完整產業鏈的城市,產業集群優勢明顯,不僅為中國載人航天工程、月球探測工程、北斗衛星導航工程、新一代運載火箭工程等一批國家重點航空航天項目作出貢獻,也吸引了藍箭航天、銀河航天等一批民營航空航天公司的入駐。

        航天航空業是匯聚多種技術成果的產業,它的發展,也會帶動天文、生物、信息、能源、材料等領域的技術進步。生物醫藥方面,西安也以生物醫藥、精準醫療、現代中藥和醫療器械等方面的成果,居于全國前列。

        在全球經濟結構和科技版圖重塑時,西安倡導的“硬科技”概念,進入國家主流話語體系,成為與“大唐不夜城”為代表的抖音視頻,以及賈平凹、路遙、陳忠實、張藝謀等陜西文藝界人士塑造的藝術形象一起,將西安特色傳播到全國。

        2017年,抖音用戶上傳的西安鐘樓與永慶坊摔碗酒等視頻接連走紅。意識到流量潛力之后,西安市政府有意引導用戶利用抖音宣傳西安。此后,西安在視頻平臺上成功出圈,成為“網紅城市”,無數個星光閃爍的鏡頭,把十三朝古都的隱秘角落帶到公眾眼中。

        與曾經的歷史與腳下的土地相比,這樣的走紅畢竟缺乏厚重。作為西北首府的西安,與杭州、成都等地還有距離。

        改革開放之前,西安經濟實力長期居于全國前十,之后一度滑落到30名開外。進入新世紀之后,西安經濟實力有所提升,2020年GDP全國排名22位,首次突破萬億元大關。然而與西安歷史上十三朝古都、新中國成立后工業重鎮的榮光相比,還有不少距離。

        一個有意思的細節是:從剛畢業時分配到國營741廠(陜西華山半導體材料廠)工作,到后來與航天771所(西安微電子技術研究所)合作成立西安驪晶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再到后來與大學同學鐘寶申一起打造出新光伏之王,李振國的履歷,橫跨西安六大戰略支柱產業中的三個板塊:電子信息制造、航空航天、新材料新能源——其他三個主力板塊還有汽車、高端裝備和生物醫藥。

        你或許可以從西安為自己擬定的重點發展方向,管窺這座古都對未來的戰略定位。

        在能源變革與“硬科技”備受關注的當下,西安能否抓住高校學府與科研院所密集的優勢,留住人才,借助資本市場的東風,孕育出更多像李振國這樣的企業家,進而激發城市活力,提升城市實力,成為這個城市值得關注的理由。

        為了把科教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2021年3月,陜西省政府設立“秦創原創新驅動平臺”,統籌西安高新區、咸陽高新區等陜西各地市高新區資源,以此為窗口,西咸新區計劃3年內聚集50個創新聯合體,2000家科技型中小微企業,將1000個高校院所的科技成果轉化成為公司。

        “秦”是從秦漢至今陜西的簡稱;“創”代表創新、創業、創造和創優;“原”則是要追根溯源,打造創新驅動的高原、高地,讓創新成果源源不斷走向全國。如果目標實現,西安將迎來更輝煌的明天。

         

        打卡商業網紅城市系列報道

        國慶長假,游遍祖國大好河山。那些耳熟能詳的旅游景區固然有瑰麗的風景,我們要向你推薦的“商業網紅城市”也別具風味,從另一個視角觀察那些你曾經熟知卻又有點陌生的城市。

        在新時代中國經濟版圖上,北有京津冀,東有長三角,南有粵港澳,西有成渝,長江經濟帶橫貫東西。在這些產業帶上,大大小小的城市就像璀璨的明星閃爍在其中。

        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四個一線城市,在全國政治、經濟等社會活動中處于重要地位并具有主導作用和輻射帶動能力,也是長久以來被認為最具創新力、最吸引企業和企業家的四大城市。不過,隨著新一線城市的創新力不斷增強,杭州、成都、武漢等城市崛起,成為商業網紅城市。

        創業機會不再集中于北上廣深,擁有多重政策鼓勵的新一線城市,逐漸成為創新新熱點。近幾年,各城市新成立公司數對比,北上廣深四個城市所占比例數有所下降,而杭州、成都、武漢、蘇州、西安等新一線城市則增長明顯,超級獨角獸的項目數、估值也十分可觀。

        這個國慶假期,讓我們打卡商業網紅城市,領略新一線城市的商業之美。

        WechatIMG7

         

        值班編輯:米娜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