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diaob"></rp>
    1. <li id="diaob"><tr id="diaob"><cite id="diaob"></cite></tr></li>
      <li id="diaob"><acronym id="diaob"></acronym></li>
    2. <dd id="diaob"></dd>

        <button id="diaob"><object id="diaob"></object></button>
        <em id="diaob"><acronym id="diaob"><input id="diaob"></input></acronym></em><tbody id="diaob"><pre id="diaob"></pre></tbody>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370家世界500強入駐,大廠單月投資280億,這座“來了就不想走”的城市已成創業之都

        2021-10-08 11:34 | 作者:

        d767dccadd34f0a672fd49cd0928b9cc

        劉永好、王小川、陳睿、唐天廣等人的創業故事,像一粒粒種子,埋在成都的創業土壤里,或留下各自與成都的一段段往事流傳于世,或滋養著成都的營商環境和產業鏈條。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高歡歡

        編輯|馬吉英

        頭圖來源|視覺中國

        北上深杭之后,誰會成為中國互聯網生態“新一線”?

        成都不遑多讓。這座曾被視為中國互聯網“第五極”的城市,最深入人心的印象是滿城的麻將與當地人的幽默豁達,以及那張“來了就不想走”的城市標簽。不過,近年來成都的創業活力已經引起了廣泛的關注。

        更引人關注的是,今年成都還誕生了第一家本土“世界500強”。8月2日,2021年《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正式發布,成都本土企業新希望集團以營業收入316.057億美元位列第390位,比特斯拉的排名還高2位,成為成都乃至四川首家本土世界500強企業。

        在上榜的新希望集團背后,成都還有一批“后備軍”企業:通威集團等4家民營企業入圍“中國企業500強”,8家企業入圍“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極米科技等62家企業進入第三批國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公示名單。截至2020年,世界500強中已有近370家入駐成都。

        這一切與成都市在政策端的大力扶持密不可分。

        除了領導親自帶隊招商,成都在政策引導上下足功夫。截至目前,成都市已圍繞電子信息、生物制藥、汽車、精密機械及智能制造裝備、智能家電、新材料、航空航天7大產業以及中德、中法、中韓三個國別園區和央企、“蓉歐+”12個行動計劃等開展產業集群的打造。

        成都市經信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成都還將支持創新型企業發展,深入實施中小企業培育工程,支持初創型企業擴量、提質發展,支持成長型企業“專精特新”發展,打造一批擁有核心技術、細分市場占有率高的“小巨人”和“隱形冠軍”企業;實施企業上規攻堅行動計劃和高新技術企業倍增計劃,力爭2021年新增規上企業400家,新增高新技術企業1000家。

        2018年11月,在成都市民營經濟健康發展大會上,成都就曾提出,爭取2022年本土民營企業實現“世界500強”零的突破。2019年2月,成都市出臺扶持政策促進規模型平臺企業壯大發展,對首次進入“世界500強”的企業,將給予一次性2000萬元獎勵,并對重點企業以“一企一策”方式優先保障關鍵資源配置。

        劉永好與新希望

        “這是歷史性的一刻。”

        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表示,新希望入圍世界500強榜單,是歸類于“食品生產”類企業中唯一的中國上榜企業,標志著新希望在成為具有全球競爭力農牧食品企業的道路上邁出重要一步。

        順勢而為是劉永好的關鍵詞之一。“民營經濟是在黨的方針指引下發展起來的,各項惠企政策和服務讓我們真切感受到黨的關懷,為我們提供了廣闊的發展舞臺。進入世界500強是對新希望40年發展的階段總結,也是對未來發展的鞭策和鼓舞。”劉永好說。

        據介紹,2020年,新希望集團繼續保持良好發展勢頭,營業收入突破2100億元,同比增長30%以上;集團在成都納稅主體達到115家、年度納稅總額達到20.7億元。

        劉永好的創業經歷廣為人知。1982年,劉永好與三個哥哥劉永言、劉永行、劉永美辭去公職,湊了千元創業。1995年,四兄弟和平分手,明晰了劉氏家族企業模糊的產權歸屬,還分給妹妹劉永紅部分股權,留下一段中國家族企業較為少見的“親兄弟明算賬”佳話。

        四兄弟各自發展,劉永好成立新希望,也是四兄弟中規模、名氣最大的集團。

        盡管在商業“生”與“死”的大潮中沉浮數十年,已邁入古稀之年的劉永好仍然精神矍鑠地在資本市場深耕,不斷擴容他的商業版圖。今年1月13日,新希望集團旗下的新希望服務赴港上市。至此,劉永好實際控制的上市公司達6家。

        無論是布局金融、投資還是資本運作,劉永好均圍繞做大做強做精主業展開。農牧業是新希望的基業和核心。截至2021年9月30日收盤,A股公司新希望總市值664.97億元,而其市值最高時曾接近2000億元。

        作為四川的本土企業,新希望集團大力在成都布局發展,2019年到2020年累計在蓉完成投資超過140億元。

        爭奪第二總部

        近幾年,武漢、成都、長沙等準一線城市都在積極引進互聯網企業,產業價值高、科技含量高、人才學歷高的互聯網企業對于它們來說無疑是香餑餑,具有巨大的吸引力。

        尤其在搶奪互聯網公司“第二總部”方面,各個城市摩拳擦掌、動作頻頻,比如提供稅收優惠政策、給予辦公場所以及投資支持等。這也讓這場第二陣營城市之間的互聯網爭奪戰變得更加激烈。目前來看,武漢在這場爭奪戰中拔得頭籌:落戶武漢的互聯網第二總部已超過80家。

        成都作為西部中心城市,對大公司仍具有重要的戰略價值,IT大廠扎根成都或許是一種戰略布局。同時,成本也是考慮因素之一,成都相對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人力、土地成本較低,且政府支持力度較大,能有效降低成本。對于成都而言,大廠的入駐也會吸引一大波小企業的孵化和招攬,這也成為留住人才、提高科技競爭力的重要契機。

        對于成都自身而言,互聯網產業正在形成新的城市名片,它勢必要在這場爭奪戰中使出渾身解數。

        2018年1月,成都市政府發文稱,要給予企業“遷營支持”,建立有利于產業跨區域發展的利益分享機制,達到成都市總部企業標準條件的省內市域外企業因發展需要,總部遷入成都市或在成都市設立第二總部的,在成都產生的地方經濟實得可與原企業所在地政府協議共享。

        2017年,成都市政府基金6億元領投錘子科技,隨后羅永浩就將錘子科技總部從北京搬遷至成都。2019年,成都市金牛區政府對人人車提供了40億元的資金支持,隨即人人車在成都建立第二總部。

        但互聯網行業變化太快,投資風險大,錘子科技1年后即解散團隊,人人車也陷入破產裁員風波。成都這種方式也飽受質疑。而且在接連引入錘子科技、人人車等互聯網公司后,成都的互聯網產業并沒有太大起色。

        經此一役,成都的投資似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精挑細選。

        創業之都

        2020年8月,成都在互聯網產業鏈上的布局迎來高光時刻,單月拿下互聯網大廠280億投資。

        早在2011年,騰訊就啟動了成都騰訊大廈的建設,2015年成都騰訊大廈投入使用,截至2020年年底騰訊在成都的員工已超過5300人,主要從事游戲、云計算研發、內容生產等工作,風靡全國的手游《王者榮耀》就誕生于此。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8月20日騰訊還宣布投資50億元,把新文創總部落地在成都,該總部重點發展游戲、電競、動漫、視頻、文旅等新文創業務。

        同日,網易宣布計劃投資130億元在新川科技園建設網易成都數字產業基地,以推動網易數字產業全產業鏈在成都的落地。

        字節跳動在成都投資100億元建立創新業務中心的計劃,亦是在2020年8月正式簽約。這也意味著,僅2020年8月,成都就拿到了騰訊、網易、字節跳動這些互聯網大廠共約280億元的投資。

        事實上,除了騰訊、網易、字節跳動,包括阿里巴巴、華為、滴滴、美團、京東、百度、新浪、OPPO、攜程、聚美優品、愛奇藝等互聯網企業在成都均設有研發中心。

        同時,成都的本土企業也在快速生長。

        一家在成都本土成長起來的科創板明星企業——極米科技,就是政策受益者的典型。極米科技2013年在成都設立,主營投影設備,目前,極米已擁有各項專利440件,陸續發布40多款產品,是國內投影市場的“一哥”。

        對于當初選擇在成都創業,極米科技創始人鐘波直言是看中了成都的區位、人才以及政策優勢。

        據他透露,在2013年落戶成都高新區后,公司第一年辦公房租全免,第二年房租減半,這對當時還很小的創業公司來說,幫助極大;創業初期,為了方便極米科技辦公,成都高新區甚至將稅務局的辦事人員派遣到公司,當面辦理電子發票業務,真正做到了為企業服務。

        據公開報道,鐘波表示,成都高新區政府和軟件園區方面還會經常帶領視察團過來交流學習,幫助極米品牌走出去,并將一些外部的知識和資源帶進來。

        基礎建設和產業落地的突破,都為成都互聯網注入了很大活力,成都正在成為互聯網“創業之都”。

        唐天廣的兩次創業均選擇從成都啟程,他的理由簡單又真實——與北上廣深相比,成都有更高質量的“美好生活”。

        畢業于四川大學的唐天廣,2010年從北京回到成都和搭檔創立貨車幫,并先后擔任CTO和CEO。從貨車幫退出后,2019年,他投身智能健身賽道,在成都創辦科技健身公司FITURE。

        這家年輕的公司一年內完成3次融資:2020年9月的A輪6500萬美元,2020年12月23日的A+輪2000萬美元,以及今年4月14日的3億美元。這些資金背后,有騰訊、紅杉中國、金沙江創投、蔚來資本、中信產業基金等知名投資機構。

        當然,創投機構進入成都的節奏也在加快。

        聯想集團旗下的CVC聯想創投,是一家很早就開始布局成都的機構。聯想集團副總裁、聯想創投合伙人王光熙表示,該機構在成都設置了分部,除了投資一些總部在成都的創業企業如成都鏈安、恒圖科技等,另外一些被投企業如曠視、沐曦半導體、當紅齊天、鈦深等AI、半導體企業等,也紛紛在成都建立子公司或與成都當地政府緊密合作。

        王光熙曾對媒體分析:從投資環境來看,成都政策十分優惠,招商引資力度還是非常吸引企業的,且創業成本相較于北上廣深更低,不僅是風險投資,很多創業企業也會選擇在成都設立分部。同時,成都有很好的產業基礎,是西部地區世界500強企業落戶最多的城市;成都還擁有不少優勢產業,如生物醫藥、電子信息、文娛產業等,其中不乏科創板上市公司,這也吸引了很多高新企業。此外,成都也具備非常豐富的人才基礎,四川大學、電子科技大學等培養了一批高科技人才。

        在成都的互聯網發展方面,繞不開的還有四川籍互聯網明星企業家,比如年少成名的搜狗前CEO王小川和大器晚成的嗶哩嗶哩董事長兼CEO陳睿,兩人是成都七中96級同班同學。

        王小川帶領搜狗發展成一家中國互聯網領先的搜索、輸入法、瀏覽器和其它互聯網產品及服務提供商。9月24日,騰訊完成了對搜狗的收購。

        陳睿畢業于成都信息工程大學,把嗶哩嗶哩從一家小視頻網站打造成國內最大的年輕人潮流文化娛樂社區。2018年4月,嗶哩嗶哩赴美上市。

        這些知名或不那么知名的創業者,像一粒粒種子,埋在成都的創業土壤里,有的在別處開花,留下與成都的一段往事流傳于世;有的在成都發芽,滋養著成都的營商環境和產業鏈條。

        參考資料:

        《新希望成為首個世界500強蓉企》,成都高新區官方網站

        《創投圈的資本大佬,最近都在趕往成都》,澎湃在線

         

        打卡商業網紅城市系列報道

        國慶長假,游遍祖國大好河山。那些耳熟能詳的旅游景區固然有瑰麗的風景,我們要向你推薦的“商業網紅城市”也別具風味,從另一個視角觀察那些你曾經熟知卻又有點陌生的城市。

        在新時代中國經濟版圖上,北有京津冀,東有長三角,南有粵港澳,西有成渝,長江經濟帶橫貫東西。在這些產業帶上,大大小小的城市就像璀璨的明星閃爍在其中。

        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四個一線城市,在全國政治、經濟等社會活動中處于重要地位并具有主導作用和輻射帶動能力,也是長久以來被認為最具創新力、最吸引企業和企業家的四大城市。不過,隨著新一線城市的創新力不斷增強,杭州、成都、武漢等城市崛起,成為商業網紅城市。

        創業機會不再集中于北上廣深,擁有多重政策鼓勵的新一線城市,逐漸成為創新新熱點。近幾年,各城市新成立公司數對比,北上廣深四個城市所占比例數有所下降,而杭州、成都、武漢、蘇州、西安等新一線城市則增長明顯,超級獨角獸的項目數、估值也十分可觀。

        這個國慶假期,讓我們打卡商業網紅城市,領略新一線城市的商業之美。

        WechatIMG7

         

              值班編輯:李薇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