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diaob"></rp>
    1. <li id="diaob"><tr id="diaob"><cite id="diaob"></cite></tr></li>
      <li id="diaob"><acronym id="diaob"></acronym></li>
    2. <dd id="diaob"></dd>

        <button id="diaob"><object id="diaob"></object></button>
        <em id="diaob"><acronym id="diaob"><input id="diaob"></input></acronym></em><tbody id="diaob"><pre id="diaob"></pre></tbody>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張瑞敏:CEO不能做掌權的“恐龍”;毛振華:地產業“撤退”不能一走了之;庫克:我不會亂用“元宇宙”

        2021-09-27 09:30 | 作者: 郭立琦,胡楠楠,肖麗

        38fcb147193eb5a1488e6e18eaf7a258

        編輯|郭立琦 胡楠楠

        頭圖制作|肖麗

        企業家洞見

        《企業家洞見》是《中國企業家》每周日固定推出的欄目,為您掃描國內外優秀企業家最前沿的商業洞見。

        本期為您推薦:海爾集團董事局主席張瑞敏對人單合一模式的新思考,他提出,物聯網時代的品牌是可以實現價值自循環的生態品牌,這個生態講究自主、互利和共生;中誠信集團董事長毛振華針對當前房地產企業的困境提出了四點建議,他尤其強調房企轉型切忌“一走了之”,低谷期要盡快恢復行業信心;吉利控股董事長李書福談了甲醇作為商用汽車燃料的巨大潛力和價值;以及蘋果CEO庫克的最新專訪內容,談到了環境、隱私和當下最火的元宇宙話題。

         

        張瑞敏:CEO不能做掌權的“恐龍”

        07220b07db82d5769fbb9102d22afc5a

        攝影:史小兵

        在近日舉辦的第五屆人單合一模式引領論壇上,海爾集團董事局主席、首席執行官張瑞敏帶來了過去一年他對人單合一模式的新思考,并提出了物聯網時代的新范式——生態品牌。他表示,第四次工業革命已經到來,所有行業要么自我顛覆,要么被顛覆。同時他認為,生態的目的是讓每個人的價值最大化,生態品牌會創造終身用戶。

        以下是張瑞敏演講內容摘編:

        第四次工業革命已經到來,這對全世界都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在這個挑戰當中,要么自我進化,與時代共生存;要么自我僵化,被時代所淘汰。其標志就是能不能創造出生態品牌。

        生態品牌體系總結起來就是“三自”和“三新”:“三自”——自主人、自組織、自循環;“三新”——新模式、新生態、新范式。

        “三自”從“自主人”開始。所有的員工從原來企業中的被動執行者變成自主人。有了自主人這一基礎才能變成自組織。實現自組織再進入第三個“自”——自循環。原來企業創造的是產品價值,把產品賣出去后交易完成了,沒有自循環。但是生態品牌提供的是一個場景,一直不斷自循環。

        “三自”對應“三新”:新模式、新生態、新范式。生態品牌的創造是一個非常龐大的體系,“三自”和“三新”不是靜止的,而是無窮循環的。

        一、新模式:人單合一,升華自然人為自主人

        工業時代,人被假設為“經濟人”。生產線跑得非???、產品生產得也越來越多,價值越來越高,但是人的價值卻沒有得到更大的體現。而人單合一最重要的就是要將“自然人”變成“自主人”。這里有兩點很重要:第一個就是讓每個人成為創業的主體。第二就是讓每個人的價值最大化。

        要構建讓所有人成為自主人的生態,其必要條件是活力的釋放。活力的釋放經歷從自然人到創客,到小微組織,再變成鏈群合約的生態。鏈群就是生態鏈上的小微群。在沒有各級領導、沒有職能部門的前提下,依靠鏈群合約自主作出決策。

        要做到這一點,就需要歸還三權,也就是將決策權、用人權、分配權等企業CEO擁有的三權歸還給員工。其實所有的員工在工業時代以前,本來就是一個自主人,不過工業革命之后為了適應大規模制造,管理者把所有的權力收上來,員工變成被動執行者,變成工具。所以現在要把三權再歸還回去。只有歸還三權,員工才有可能成為自主人,至少是具有了自主的先決條件。

        自然界里,恐龍滅絕后哺乳動物才迎來爆炸性增長。因為沒有了天敵,食物充足。在企業里,如果權力都在CEO手里,那CEO就是這個企業的“恐龍”。這樣的“恐龍”消失,所有的人才可能發展起來,所有人的活力才可能釋放出來。

        二、新生態:鏈群合約,顛覆科層制為自組織

        鏈群合約是一個生態合約。傳統的合約是以內部有多大力量就設計多高的目標,但生態合約是先設定引領目標,然后根據目標整合優秀的人才進到生態中。生態中未必都是我們的員工,也可以是在線的共創者。這是和過去傳統封閉合約的最大不同。

        因為鏈群合約是無邊界的自組織,體現了生態的三要素——共治、共創、共享。在這個過程當中,沒有人指揮,就是自我指揮。

        鏈群合約是完全合約。所有的生態方加入進來,都以用戶體驗為中心。在這個過程中,不是采購的關系,而是大家共創價值,所以不存在互相博弈。

        鏈群合約是一個無限合約。無限是指,共同創造用戶體驗,沒有止境,無窮交互、無窮進化。鏈群與用戶無窮交互,創造用戶最佳體驗,這個體驗迭代的游戲沒有終結,但現在的很多企業是在做有限游戲。

        三、新范式:生態品牌,創造生態價值為自循環

        品牌有三種,工業時代的產品品牌,比如耐克、阿迪達斯、奔馳;消費互聯網時代的平臺品牌,比方說亞馬遜、阿里等等,還有就是物聯網時代的生態品牌。生態品牌與前兩種品牌有非常突出的差異化:產品品牌脫胎于工業經濟,平臺品牌則依靠流量經濟,但生態品牌是體驗經濟,創造用戶體驗。從用戶角度,前兩種品牌只有顧客交易沒有用戶,而生態品牌創造的是終身用戶。這些都是第四次工業革命所需要的。

        傳統產業中的企業是互相競爭,但現在不是互相競爭,應該是通過對產業鏈、供應鏈賦能形成工業互聯網生態。

        當下,第四次工業革命正在顛覆所有國家幾乎所有的行業。所有的行業都要在第四次工業革命當中自我顛覆,否則就要被顛覆。

        (來源:微信公眾號“人單合一”)

         

        毛振華:房地產行業“撤退”

        不能一走了之

        6ac224f752dd9e4cae6c4f5756819dd7

        攝影:史小兵

        近日,在中國宏觀經濟論壇宏觀經濟月度數據分析會上,中誠信集團董事長、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聯席所長毛振華就最近房地產領域出現的情況分享了幾點建議。毛振華認為,在推動房地產行業風險緩釋乃至出清的過程中,應盡量降低經濟轉型的成本,從房地產行業“撤退”不能“一走了之”。

        以下是毛振華發言內容摘編

        房地產行業作為重資產、高杠桿行業,在長期以來的發展過程中累積了大量債務,債務風險居于高位,且地產具備一定金融屬性,其債務風險波及面廣、傳導性強,是需要重點關注的風險點。降低中國經濟對房地產行業的依賴,實現經濟增長動力的轉換和結構轉型,這是中國經濟必須經歷的過程。但房地產行業“撤退”應該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而不能像美國從阿富汗撤軍一樣“一走了之”。

        針對近期房地產領域出現的一些新情況、新問題,我有以下幾點具體建議:

        一是在當前情況下要適當增加開發貸和按揭貸款額度。由于受到調控政策的影響,境內上市房地產企業股權融資長時間處于被限制的狀態,銷售回款和債權融資是中國房地產企業資金來源的主要渠道。在銷售回款中,有很大比例是按揭貸款;債權融資中開發貸款占比接近60%。2021年以來,銀行對于開發貸及按揭貸款發放速度的放緩對中國房地產企業普遍產生了較大的影響。這是對中國房地產企業進行的一場壓力測試,如果這場壓力測試持續,再融資渠道不暢、資產質量一般的房地產企業將陸續出現現金流緊張的狀況。

        二是設立債券市場穩定專項基金,對市場進行合理引導,避免房地產債務問題引發債券市場出現劇烈波動。今年以來,受投資者信心較弱的影響,一些房地產企業的債券價格或者估值出現了大幅波動,再融資難度明顯加大。根據中誠信國際統計,今年1~8月房地產企業共發行債券3778億元,凈融資為-1255億元。在此背景下,通過一定的制度安排,對市場投資者預期進行合理引導、降低金融市場波動有其必要性。在具體操作上,建議成立債券市場穩定專項基金,一方面,在一級市場認購一部分資產負債率處于相對合理水平的房地產企業債券,以改善企業融資難狀況;另一方面,對于二級市場部分超跌的房地產債券,專項基金也可以考慮擇時購買,避免市場波動加劇。

        三是“三條紅線”等房地產調控政策的落實要“因企施策”,避免企業在政策約束下激進去杠桿加劇流動性風險。自監管部門2020年8月份為房企融資設置“三道紅線”以來,資金、土地、融資等資源都將逐漸向“綠檔”企業傾斜,部分城市在土地出讓時明確表示,處于紅檔的企業將不具備參與土拍的資格,紅檔房企的經營難度系數增加。在此背景下,如何去杠桿、滿足監管部門的要求成了房地產企業的必答題。建議監管部門成立相關工作組,對重點企業去杠桿實施“一企一策、因企施策”,幫助企業排出合理的去杠桿時間表,對于關鍵企業更是需要一事一議、專項研究,推動房地產企業健康有序去杠桿,避免企業為“轉綠”在短時間內采取激進的去杠桿政策,反而影響了投資者對其的發展信心,加劇其流動性風險。

        四是要高度關注恒大事件,認真研究其風險處置的方案。今年以來,隨著多家大型房地產企業出現信用風險事件,疊加房地產調控政策的持續以及融資環境的收縮,信用債投資人的信心已經受到了很大的負面影響。若再有新增大中型房企出現現金流緊張,或將進一步導致對房地產行業信心的下降。而且這種信心的下降將從債券投資人延伸至股票投資人,從房地產企業員工蔓延至上游供應商,并逐步影響購房人的信心,購房人悲觀情緒加劇帶來的需求下降或將導致行業的系統性風險。因此,對房地產行業信心的恢復是我認為目前應首先解決的問題,而恒大債務風險的妥善處置是恢復市場信心的重要一步,也有助于降低恒大事件對行業和金融市場的負面影響。

        (來源:中國宏觀經濟論壇CMF)

         

        李書福:物流用甲醇汽車更可行

        a6eadb3db90b4d5df42a76d4a40ba1ef

        攝影:鄧攀

        近日,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在傳化集團供應鏈大會上表示,作為物流載體的商用車新能源化是大勢所趨,吉利在七八年前就已經開始做新能源商用車。同時他表示,在物流行業,甲醇汽車是一個更切實可行的方案。

        以下是李書福演講內容摘編:

        物流和供應鏈的發展離不開“車”,在“碳達峰、碳中和”背景下,作為物流載體的商用車新能源化是大勢所趨。

        中國商用車整體以傳統動力為主,今年傳統商用車銷售情況不那么樂觀,但新能源的銷量比例在增加。去年1~8月中國新能源商用車滲透率只有1.8%,今年1~8月上升至2.8%,這個2.8%也是以城市物流車、輕卡為主,中重卡現在還是很少。吉利在省委省政府支持下在浙江做一個試點,加快新能源商用車推廣。中國商用車也在轉型,8月新能源車廠商批發滲透率高達20.1%。但商用車差距還很大,現在國家層面已經重視,推動商用車的新能源化。

        我們一開始研究商用車就是新能源商用車,從行業特點來講,吉利如果也搞柴油的商用車,沒有優勢,因為做柴油的商用車中國已經很多了。但在七八年前真正下決心做新能源商用車的可能只有吉利,因為我們是花了很多的錢,花了大量的精力,聚集了大量的人才去研究商用車電動化轉型和新能源商用車的發展。

        鋰電池面臨基礎設施欠缺的問題,要在全國建換電站。我們用甲醇增程器就沒有里程焦慮,既做到節能減排、低碳出行,又沒有里程焦慮,同時運費便宜,比柴油便宜很多,是一個比較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

        我們現在做的M100清潔能源商用車,兩噸左右的甲醇才相當于一噸柴油的價格。

        物流公司以后把物流做好就行了,你甚至連車都不要買了,幫你運就可以了,你說要運到哪里就到哪里,要買和租都可以,這叫做一種創新和轉型。所以我們要提供便宜的電和便宜的甲醇和車子,要把物流公司的成本降下來。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庫克:我不會亂用元宇宙這樣的流行詞

        蘋果CEO庫克在近日接受媒體專訪時談論了關于環境、企業價值觀和真正讓他感到興奮的新技術等議題。他還表示,掌管蘋果這十年自己學到最重要的事,是自己還有很多東西要學,“我只有兩只耳朵和一張嘴巴,和別人并無不同。我需要非常仔細地傾聽周邊人的意見,因為他們都是一些最優秀、最聰明的人士。他們比我更為聰明睿智。我們能夠站在一起,通過合作去解決一些真正重大的問題。”

        以下是庫克專訪內容摘編:

        1. 關于環境和企業價值觀

        幾十年來我們一直在討論環境問題。我們已經大幅調整了我們的目標,圍繞這些目標開展的活動也已經發生了變化。我們一直都非常關心環境問題。我們非常關心工人的權益。我們為公司供應鏈上的工人制定了行業內最高的權益標準。我們也一直非常關心我們的員工,他們是我最重要的支持者。

        我們正處于這樣一個時刻,一些全球重大問題,比如氣候變化,并不能完全由政府來解決。這需要其他利益相關者的共同參與,并建立起公共/私人伙伴關系。實現多樣性和包容性,實現種族平等正義,這些都需要整個社會的參與和向前邁進。

        我們的行業,以及許多其他行業,都發生了一些積極改變。我認為這整體上有益于社會進步。

        我們以創新為榮。我們不斷在挑戰自己,以改善我們的環境。你可以看看我們的環保之旅。我們從消除環境有毒物質開始,幾年后,我們實現了100%可再生能源化,達到了碳中和的目標?,F在我們制定了更為超前的目標:到2030年,讓我們的碳足跡全部消失。不僅要在公司內部做到這一點,還要在我們的供應鏈,以及客戶端產品使用中,也實現這一點。這是一個非常大膽的目標。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在不斷進步,從而制定了這些雄心勃勃的目標。

        蘋果及蘋果全體同仁想要這個世界變得更為美好。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參與公共政策、價值觀等方面的討論。種族平等正義、多樣性和包容性、環境保護等等議題,都是討論中的一部分,而企業的責任,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所有這些都至關重要。也許更重要的是,蘋果可以在這些事情上產生一些類似池塘漣漪的效果,從而引發超越任何個人的更為廣泛的變化。如果蘋果停止改變世界,那么人們將不會再想來蘋果工作了。

        2. 關于隱私保護

        讓我們回到技術話題上來。蘋果最近將隱私保護作為公司產品銷售的一個重要考慮。我們相信隱私權是一項基本人權。我們認為隱私保護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重要的問題之一。我們正專注于給用戶提供透明度和隱私控制權。

        我們這些年推出了許多隱私保障政策。今年,我們推出了應用程序透明度追蹤功能。如果一個應用程序想要跨應用追蹤用戶,它就必須要獲得用戶的許可。這聽起來似乎很簡單,但就互聯網的實際運作方式而言,這是一個非常深刻的變化。

        我們要求應用商店中的應用提供“隱私標簽”信息,披露它們計劃從用戶那里收集的信息以及原因。同樣,這聽起來很簡單,但卻也是一個非常重大的變化。我們為用戶著想——這不是營銷口號或營銷方式,這是我們的核心價值觀。

        3. 關于創新和AR

        我對人工智能非常著迷。在今天,人工智能已經滲入到許多產品中。從人臉指紋識別、照片分組、到Siri的工作方式,人工智能無處不在。人工智能目前仍處于發展的早期階段。

        我還對增強現實技術(Augmented Reality,AR)感到非常興奮。增強現實是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的疊加,但不會分散人們對真實世界和人際關系的注意力。相反,增強現實技術將加強人們之間的聯系,增強人們之間的合作。

        我不會亂用這些流行詞(元宇宙)。我們稱之為“增強現實”。這一技術令我感到非常振奮。我相信科技可以令這個世界變得更為美好。當然,這取決于創造者,取決于他們是否審慎考慮了技術的使用方式。但總體來說,我對未來非常樂觀,技術進步將讓人們有更多的休閑時間,同時也讓人們擁有更多的可能性去做他們想做的事情。

        (來源:新浪科技)

         

        WechatIMG3

         

        值班編輯:馬吉英  審校:張格格  制作:崔允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