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diaob"></rp>
    1. <li id="diaob"><tr id="diaob"><cite id="diaob"></cite></tr></li>
      <li id="diaob"><acronym id="diaob"></acronym></li>
    2. <dd id="diaob"></dd>

        <button id="diaob"><object id="diaob"></object></button>
        <em id="diaob"><acronym id="diaob"><input id="diaob"></input></acronym></em><tbody id="diaob"><pre id="diaob"></pre></tbody>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雷軍出走又回歸,從市占率1%到市值2000億,這家公司絕地求生

        2021-09-28 13:39 | 作者: 程璐,李薇,鄧攀

        d400c7659b250fe8c2119d338a2408ee

        中國商業史鮮有這樣的公司樣本——從輝煌的巔峰跌入谷底,數次瀕臨絕境,又成功絕地求生。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程璐

        編輯|李薇

        攝影|鄧攀

        身著程序員標志性的polo衫、牛仔褲,章慶元站在一面代碼背景墻前抱臂端詳了許久。

        除了一些常見的通用代碼,章慶元認出,墻上還展示了WPS表格的部分原始代碼,而這些代碼中很可能就有他寫的。

        身為金山辦公CEO,章慶元深知,代碼就是金山辦公這家“活化石”級別中國軟件公司的鮮明底色。誕生33年來,金山辦公旗下的WPS也正是憑借著一行行堆疊起來的代碼,才能與微軟貼身肉搏,最終成長為“中國的Office”,扛起中國民族軟件工業大旗。

        章慶元于2000年加入金山辦公。和過去大多數的金山掌門人一樣,他身上也有著濃厚的技術色彩,比如他曾領導WPS 2005版的研發,并榮獲中國通用軟件的最高榮譽——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

        在軟件市場20余年,章慶元經歷了行業的所有風云變幻,也見證了金山辦公的所有起起伏伏:中國商業史鮮有這樣的公司樣本,從輝煌的巔峰跌入谷底,數次瀕臨絕境,又成功絕地求生。

        如今,不止于WPS,金山辦公的故事進入一個全新的階段:2019年11月科創板上市后,金山辦公市值一路飆升,最高時市值一度超過2000億元。

        歷經幾輪時代的變革,一次又一次的產業轉型浪潮為何都沒能將這家公司打倒?章慶元在講述的開始留下了一個懸念:這是一個與堅持和情懷有關的故事。

        勇氣與使命

        1988年,當24歲的金山軟件創始人求伯君寫下12.2萬行代碼,完成WPS 1.0時,中文辦公新時代的帷幕揭開。之后的數年,WPS壟斷了中國的打字市場。

        但隨著個人電腦操作系統全面進化到Windows平臺,1992年軟件巨頭微軟正式進入中國,再加上盜版的泛濫橫行,WPS及其他中文文字處理市場的軟件幾乎同時瀕臨崩潰。

        懷著對代碼的熱愛和對金山這家公司的尊敬,章慶元于2000年加入金山。“我加入時,金山正處在低谷,WPS不賺錢,金山全靠游戲和毒霸來支撐。WPS的市場份額不到1%,剩下的99%都被微軟Office占據。”章慶元回憶道。

        eed9cb320d715181c86446e09ac588b7

        章慶元認為,當初說服雷軍重寫WPS的根本原因,可能就是所謂的“使命感”。

        為了求生,2002年金山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重寫WPS全部代碼,實現與微軟Office深度兼容。

        這個決定有多艱難,一組數字就能說明:此前14年的技術積累要被放棄,WPS 500萬行代碼要全部推翻重來,微軟Office擁有數千人的開發團隊,而低谷期整個金山軟件的員工只有三四百人。

        章慶元記得,當時他的上級寫了一份內部代號為“V6”的立項報告——WPS第六代產品,報告里提到,這個項目需要投入幾千萬資金和200號人,“對當時的金山來說,這簡直就是天文數字,但說到底還是因為這是一個看起來不賺錢的項目”。

        2000年前后,中國PC互聯網興起,擺在創業者面前的機會太多了,似乎干什么都能成。不過,金山還是堅持在軟件主業上以戰養戰,用金山毒霸、游戲等多元業務為WPS輸血。

        但現在回過頭來看,章慶元都能感受到矛盾與感性始終圍繞著這個抉擇:“我能感受到雷總當時很痛苦,因為從商業的角度上來說,這絕對不是一個正確的做法,WPS不賺錢,是一個看不到未來的業務,而金山只有一幫‘愣頭青’程序員。但最終雷總還是選擇重寫WPS,這真的需要巨大的勇氣和決心。”

        章慶元認為,當初說服雷軍重寫WPS的根本原因,可能就是所謂的“使命感”。金山是從WPS起步的,WPS是寫在金山骨子里的基因,無法被放棄。

        最終,WPS扛起了中國民族軟件大旗,三年臥薪嘗膽,研發團隊在冷板凳上寫出了WPS 2005。除了實現了對微軟Office的深度兼容外,WPS 2005還宣布對個人永久免費。三個月后,個人版下載量直接突破3800萬,第二年國內辦公軟件市場份額攀升超過20%。

        WPS活過來了。

        這件事情的意義,在金山辦公內部曾經被總結為WPS“重生的起點”,如果沒有當時的重寫,金山可能無法謀得一線生機。而WPS 2005的市場認可度、用戶量,也為金山辦公日后商業模式的探索埋下了伏筆。

        移動彎道超車

        如果說重寫WPS讓金山辦公實現了絕地求生,那么,上演一場漂亮的絕地反擊戰,則是從移動化轉型開始的。

        2011年5月,金山軟件創始人求伯君和張旋龍找到雷軍,告訴他如果他再不回到金山,公司將要整體打包出售。聽到這句話的雷軍有點失神。此前2007年,金山軟件在香港聯交所成功上市后,雷軍便辭去了金山CEO的職務,選擇了離開。

        章慶元告訴《中國企業家》,2007年到2011年,是他經歷過的金山最迷茫的4年,公司無人做主,處在一個相當混亂的危機狀態。而雷軍在這4年里,看到了移動互聯網的未來,領悟到“順勢而為”,并創立了小米。

        這又是一段雷軍本人在日后提起來極其痛苦的選擇:理智告訴他,小米必須全力以赴;情感則告訴他,與金山兩位大哥二十多年的情義,以及上千個金山兄弟們的前途,他不能不管。雷軍最終還是決定接任金山董事長一職。

        回到金山后,雷軍堅定讓金山轉型移動互聯網,并再三強調,移動互聯網將是金山一次換道超車的機會。

        章慶元回憶,當時雷軍做了幾個重要的決策:首先是分拆,包產到戶,即事業部子公司化,授權子公司管理層直接決策,并制定股權激勵計劃;其次,將不重要的業務關停并轉,聚焦WPS(后來的金山辦公)、網絡游戲(后來的西山居)和金山毒霸(后來的獵豹移動)三大核心業務;最后,要求全員必須堅定推動全面轉型移動互聯網。

        具體到金山辦公,之前PC版的WPS基本是以月度為單位更新版本,但到了移動版本及之后的在線版本后,WPS的更新頻率做到了以周為單位。WPS在2011年率先推出移動版,抓住了中國移動互聯網的機遇,對同期固守Windows紅利但轉型遲緩的微軟實現了“彎道超車”。

        正是兩三年的時間差,讓WPS迅速占領市場,如今WPS在國內占據90%以上的移動端市場份額,全球活躍用戶逼近5億,其中有1億多活躍用戶在海外。

        不過,對于出海,章慶元坦言,過去金山辦公隨著中國手機“預裝”出海,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小打小鬧,在全球視角來看,金山辦公及大多數中國品牌在世界的影響力,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無論是用戶規模以及品牌認知度,都還是比較弱的。

        另一方面,在金山辦公的創業史上,國際巨頭微軟一直都是繞不過去的關鍵詞。

        微軟像一只大象,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被WPS一口一口撕咬。“鮑爾默時代的微軟犯了一個戰略失誤,結果錯失移動,但微軟依舊是一家值得尊敬的對手,一家了不起的公司。”章慶元說,“新CEO上任后,我們看到了微軟的飛速進步,他們在科技創新能力上還是比我們強很多。微軟是一家世界性的公司,我們目前只是在產品上對中國用戶需求的把握更有優勢。未來金山辦公還有很多路要走,首先仍是做好中國市場。”

        在彎道超車的過程中,金山辦公內部曾經形成了一些自滿的情緒。如今行業中出現了很多新的競爭者,章慶元認為這是一件好事,除了證明賽道的火熱,競爭還會對內部產生壓力,激發創新的潛能,“這些新的競爭者很有活力,他們當中也出現了很多創新的優秀產品”。

        轉型移動,也是“順勢而為”理念的驗證。如今的金山辦公早已走出了傳統辦公軟件的局限,走向多屏、內容、云、AI、協作這些更廣闊的戰略方向。

        最近,金山辦公內部做了一次總結:過去十年,金山辦公的成功實際是移動戰略和云戰略的成功,至于未來十年的“勢”,章慶元表示,金山辦公將堅定不移地向企業服務去轉型。

        理想主義的勝利

        2019年11月18日,金山辦公正式登陸科創板,股價從40多元的發行價,開盤后一路飆升至140元,甚至在此后長達近一年時間里,金山辦公都位居科創板市值第一位,并成為整個A股市值最高的軟件公司。

        e12891746375a8eb20fe5f1891fc25ed

        未來金山辦公還有很多路要走,首先仍是做好中國市場。

        章慶元說上市的當天,自己喝多了。

        早在1999年,金山就已經在籌辦上市的相關事宜,但金山辦公正式上市已是2019年,這一等就是20年。

        “這種開心不是因為上市了,有錢了,而是看到我們過去20年的付出,終于得到了回報。我終于可以跟兄弟們說,從今天開始,我們誰都不虧欠了。”章慶元表示,很多人跟著金山辦公打拼了十幾、二十幾年,很辛苦,卻沒什么回報;上市意味著,大家所做的事情,被整個市場認可了,而不再只是內部自我認可。

        提起“上市”這一里程碑,章慶元的音調明顯高了許多。

        2007年,金山辦公母公司金山軟件上市的時候,WPS業務對市值貢獻是最少的。但2019年,科創板上市主體真正回歸到以WPS為主體的金山辦公了。

        “過去無數次戰役,WPS人在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未來時,一直拿‘我們要有革命浪漫主義情懷’這句話來安慰自己,我們爬過雪山、走過草地,如今終于被外界認可了。這證明,我們過去的戰略是對的,我們的堅持和付出是有回報的。”

        雷軍曾經形容,這是一個堅持夢想并最終取得勝利的勵志故事。章慶元則形容它為,一個理想主義的中國企業成功的故事,“一種非常淳樸、美好的價值觀的勝利”。

        目前,金山辦公的研發人員總數達2188人,占據公司總人數60%以上。在中國,幾乎很難有企業所走的雪坡像金山一樣,充滿了艱辛,且跨度超過30年,金山辦公一路披荊斬棘的主力,正是這些不善言辭的程序員。

        雷軍曾經形容金山辦公擁有一種獨特的文化,它很安靜,絕大部分員工都是程序員,而且人比較單純,甚至每一代負責人都是很簡單、很純粹的人。

        “過去三十多年里,金山辦公所經歷的跌宕起伏,如果沒有這些理想主義和使命感的支撐,可能隊伍早就散了。”章慶元如此感嘆。

        而金山辦公之所以能支撐起如此高的市值,在專業投資機構眼中,是對其背后所代表的to B和SaaS市場的信心。

        根據數據公司IDC的估算,美國中小型企業的SaaS市場的規模約為390億美元,而全球的市場規??赡芨哌_6000億美元。過去數十年里,中小型企業的SaaS市場的總市值從2010年的150億美元左右增長到了2000億美元以上。

        同行是最好的參照。目前,微軟光是面向企業to B云服務的季度收入達到了195億美元。從收入結構上來看,微軟Office的B端收入約為C端收入的6倍;而WPS的B端和C端收入大體相當,成為金山辦公未來新增長的“雙引擎”。

        目前,依托本地化的優勢,金山辦公在政府和中大型企業市場保持了領先優勢,從中國各級政府部門、央企到銀行等大企業的覆蓋率均表現突出。未來,中國廣闊的企業級賽道還將有進一步的挖掘潛力。從過去兩年投入和布局看,金山辦公圍繞遠程在線辦公、協同辦公、AI等能力,已經在電商、教育、制造業等垂直領域開始打造細分場景產品策略。

        值得一提的是,上市之后,金山辦公在投資方面低調提速。過去兩年,金山辦公先后投資了上上簽、才博教育、創客貼、大麥地、炎黃盈動,并收購了國內版式文件領軍企業數科網維。9月22日,低代碼PaaS服務商炎黃盈動宣布完成A+輪融資,金山辦公戰略投資,其向政府和企業服務市場加碼的意圖不言而喻。

        金山辦公上市時,雷軍曾立下期望金山辦公再走30年的目標。

        但對章慶元來說,商業從來不是金山辦公生存的根基,不管金山辦公未來市值多少,利潤多少,哪怕賺的少一點,他希望金山辦公一直是一家用戶喜愛、社會尊敬、員工自豪的公司。

        “一直生存下去,這就是我對金山辦公的期望。”章慶元最后說道。

         

        科創100系列報道

        2019年6月13日,科創板正式開板。借助科創板平臺,創新型公司的發展得到重要助力,也成為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強勁支撐。

        今年,《中國企業家》雜志推出《科創100》榜單,從科創力和成長力兩方面,對信息技術行業、生物醫藥行業、高端裝備行業、新能源及節能環保行業、新材料行業這五大行業的科創板公司進行深入分析和研究,共評選出100家科創板上市公司。

        通過對“科創100”相關公司的深入采訪和報道,我們希望呈現在經濟這個主戰場上,創業公司如何面向國家重大需求和國家戰略,突破關鍵核心技術,進而贏得市場的認可。這是創業者創新精神和個人奮斗的直接反映,也是中國經濟驅動力發生深層次變革的具體呈現。

         

        WechatIMG3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張格格  制作:崔允琰